【移家移居(三)】那些年的校園生活

(上回提到:謝菲在密集語言學習中心認識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經歷過不少文化衝擊後,亦令他重新迷上中國功夫,以及移民也帶著的武俠小說………)

【移家移居 (一)】踏上澳洲土地 HTTPS://PM-NEWS.HK/2020/10/05/JEFF-AT-AUS01/

【移家移居(二)】英語密集班的小小聯合國 https://pm-news.hk/2020/10/13/jeff-at-aus02/

如此這般度過了半年的適應期,當中有開心的日子,也有抓狂的時刻,算是難忘的珍貴回憶。然後終於到了英語達標的日子,也標緻著我可以離開 ILC 進入正規的中學了!

開展澳洲的中學生活

我因爲住鄰近地區所以就順理成章地被安排入讀 ILC 坐落的車士活中學。同期的同學很多都去了不同的中學,香港的同學們都分別去了不同的學校,但與我一同入讀車士活中學的也有好幾位廣州、台灣、日本(還好那個民族主義者去了日本人學校,好走好走)、德國、韓國、柬埔寨和老撾的同學;還有巴基斯坦兩兄弟!他們有些是不同級別的,還好與我同是8年級(相等於中二)的都是沒有芥蒂、可以一起玩的同學。

(相片來源:謝菲及 Chatswood High School 網頁)

本地學校的國際班

我們都被編排到8L班,因爲英語第二語言班(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 ESL)是屬於8L班的。此外,ESL 班也收納了幾位不需要入讀 ILC 以及來自其它區的 ILC 的同學,當中有來自日本、伊朗、越南、馬來西亞的同學。自此到高中畢業我們都是在同一個 ESL 班裏面,縱使9年級開始我們按科目程度分班。所以我與這些“雜港”同學都成了好朋友。此外中學還有來自其他國家如克羅地亞、印度等等,不過因爲他們由小學開始已經在本地讀書,所以不用入 ESL 班。雪梨很多中學都是這樣如聯合國的,並且學校會舉辦文化交流日(其實是國際美食節和各類民族演出),使我在這個人生階段見識了各種文化。

中國人都功夫了得?

原來8L 班是8年級中包尾的班,收納了學業成績差和最多問題的學生。特別當中有個如胖虎和小夫(當年兒童樂園稱作肥仔與牙擦仔)的澳洲人組合,他們常常來滋擾我們這些新來的學生,由叫我們 “返屋企”(”Go home”,既是滾返去自己的國家),到撩交打(受李小龍影響他們想試試是否每個中國人都功夫了得),常使我不勝其煩。

互相取笑、踐踏 = 同你friend?

後來有一次我決定不再忍,去向教務主任告狀,教務主任把他們召入房教訓了一頓,他們出來後看見我就指著我說:“你出賣了我們!” 我當時心想:“真好笑,我又不是與你很 friend,什麽出賣?” 後來在大專上跨文化課才知道在澳洲文化裏面,互相取笑、踐踏、甚至撩交打都是增進友誼的社交模式!教授指出特別是雪梨和周邊地區因爲當年是由大批來自英國的囚犯拓荒,他們世代相傳就是這種文化,而墨爾本則比較淡一些,因爲墨爾本主要於較後期由歐洲移民開荒,所以墨爾本的歐陸文化色彩比較濃厚。

搗蛋的後果

不過班裏面也有一些要好的同學,有一次我就因爲在上家政課時與一位同學玩得過火被老師 “送中”(將我們趕出班房去學校的中央辦事處見教務主任)。我當時是非常擔心教務主任要見家長的,反而那位同學卻滿不在乎,果然東西方文化不同!從此我就學習克制自己,不在班房裏面玩了。此外同班有幾位澳洲人女同學對東方人很有興趣,常常走來與我們閑談,問長問短。

男女授受不親?

8年級學年最後那天,那幾位女同學與每一個同學擁抱道別,這在澳洲人而言是平常不過的,但當年我不習慣與異性身體接觸,況且讀了金庸小説,學了禮義廉恥和男女授受不親這些傳統儒家思想,所以逃避與她們擁抱,結果她們在操場追了我幾個圈,最後包抄把我捉住擁抱了一下,回想都覺得好玩又好笑之餘又有點尷尬,因爲在澳洲人眼中真是個異類。

男兒當自強:進步獎

澳洲中學的教學程度沒有香港的那麽深,香港學生一般只要努力一點點就能夠取得好成績的。我也不例外,男兒當自强,不能被那些澳洲人看扁的,所以我也很快就取得好成績,名列前茅。我在香港讀書時成績一向只不過是全級中間,故此能夠取得好成績使我的自信增加了不少。於是當第9年級開始按科目分班的時候除了英語仍然是 ESL 班以外,其它科目都被編排到成績好的班,離開了8L 班的那些同學。而我在10年級的畢業禮中很意外地被校長頒發了一個直升獎(Vertical Award,有點搞笑),表揚我這幾年來的進步(應該不單是因爲學業進步,更是沒有再在課室内搗亂)!

(相片來源:謝菲)

媽媽的遺憾

移民後頭幾年我家裏最大的憾事應該就是我們到了澳洲那一年的年尾收到外公突然過世的消息。因爲當時的移民監是規定到步的頭一年内不能出境(現在回想其實應該是可以向移民局申請酌情處理的),所以媽媽不能回港送殯,以致她一直感覺很遺憾並且悶悶不樂。當年我與外公的關係不算很親近,沒有感到很傷心,又年少無知,沒有同理心,所以也不懂得要安慰媽媽,反而時常與她吵架,加添了她心裏的愁煩也不自知。可能家裏最不適應移民生活的是我媽媽,只不過可能她是想到為了我們的好處所以一直沒有抱怨。

(待續)

(內容來自謝菲的面書貼文,風新聞特此致謝批准轉載及提供相片。)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