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家移居(四)】澳洲的另類土地問題

(上回提到:中學生的謝菲順利完成密集語言學習中心課程,經過初中搗蛋歲月,在香港學業平平的卻獲得優良學業成績,在文化差異下逐漸適應澳洲生活。)

【移家移居(一)】踏上澳洲土

【移家移居(二)】英語密集班的小小聯合國

【移家移居(三)】那些年的校園生活

談到移民澳洲,大家心裏大概會想像一家人住獨立大屋,有個大花園,駕車出入。這確實是當年移民普遍的情況,因爲當時悉尼的樓價還沒有因大量擁有資金的移民而暴升。我們租住了一年多之後終於爸爸也買了屋,往後十多年我們一家都住在這屋子了。這屋位於悉尼北的基拉拿區(Killara),是高級住宅區,但當年的樓價也不過三、四十萬澳元(今時今日保守估計那屋子應該要三百萬澳元以上了),已經有四個房間,大客廳,大飯廳,日光房,兩浴室一獨立厠所,大厨房,家庭飯廳,洗衣房,前後花園及一個長約10米的游泳池。

相片來源:Google Map

當初搬到大屋時我們都興奮不已,我和家姐在屋子裏穿來插去像迷宮裏捉迷藏一樣。但很快現實就臨到:前後大花園、游泳池這些夢寐以求的設施原來都連帶相應的責任。

首先,其實我們一家沒有一個人真的很喜歡園藝種植,更莫説要把花園好好打理得整整齊齊。平時看見澳洲人的花園總是花很多時間心思打理的很整齊,種著各種美麗的花和樹,蝴蝶在花中間翩翩起舞,蜜蜂忙碌地飛來飛去采蜜,看著令人心曠神怡。但我們的花園卻是雜亂無章,雜草叢生,各類昆蟲四竄,走進後花園像進入原始森林一般。每次都等到忍無可忍才將剪草機隆而重之的請出來。

當年是舊式使用含鉛汽油18匹馬力手動點火單汽缸引擎的剪草機,每次起動都要出力的拉動點火纜繩,一般都要快速地用力拉幾分鐘才能使引擎開動,手臂已經覺得有點麻了。再望著一望無際的後花園,實在已經提不起勁剪草,但也沒有辦法,於是頂硬上推動笨重的剪草機,誓要將眼前長及膝部的雜草叢林夷爲平地。但過了幾分鐘,剪草機後的集草箱已經滿了,繼續剪的時候已經遍地是剪下來的草,轉頭又要用大拖把掃。於是停下來把剪草機關上(爲了安全的緣故),將集草箱取下拿去大垃圾桶倒清光,回來將集草箱裝上剪草機,再花一番努力將剪草機開動,然後繼續剷草。這樣重複好幾次已經個多小時。

此外,最討厭的一種雜草不是向上生長,而是打橫360度生長。這種 「牧人錢包草」(Shepherd-purse-weed)很頑强,試過用毒草藥都毒它不死,要用除草叉逐一叉著它的根部,將它整棵連根拔起才行。如果放之不理,它們可以很快就占據了半個花園!所以每次要整頓花園都需要整個下午,尤其在夏天的時候澳洲40度高溫底下幹這個活實在是人體極限的考驗!於是很多時候我除草都是有前無後 – 完成前花園就收工,後花園留待日後不知何時再整頓。

如是過了幾年爸爸才考慮出錢請外人每周來剪草(媽媽一直都反對讓陌生人進入我們的花園,因她常常擔心會引來竊賊),但在我心中大花園已成爲負資產(負累)的代名詞。

花園的草木雖多,但蚊子其實不算很多,這是因爲蚊子的天敵也相對的多,包括蜘蛛。小時候只聽説黑寡婦很毒,但原來在悉尼更要小心「悉尼漏斗網蜘蛛」(Sydney Funnel-web Spider)。它被譽爲世界最致命的蜘蛛,因爲被它咬了之後死神可以在15分鐘就來到。它的攻擊性也十分的高,看見人的時候不是逃走而是擺出戰鬥的姿態。我曾經在後花園用樹枝挑釁一隻三寸長的漏斗網蜘蛛,它用後腿站高並用强力的毒牙將樹枝咬的啪啪發響。當然後來它是敵不過比它巨大超過百倍的我,被我處置了。但也叫我心存戒心,在花園走動的時候要時常留意它們的蹤影,並且必定穿上密封的鞋才走進花園,因爲這種蜘蛛生活於地洞,隨時有可能從地裏鑽出來咬人的。

獨立大屋的不速之客。

另一個煩惱就是夢寐以求的私人游泳池。游泳池水要經常保持某個含氯水平以確保消毒效力及防止青苔在池底滋生,所以要時常量度水的氯濃度。除了樹葉之外,常常會有小昆蟲掉進泳池裏淹死,從甲蟲到不知名的飛蟲到蜘蛛都有,更有些不死的蟲及蜘蛛會悠游地水上漂,所以要常常揮動長杆大網清理。還有野生鳥會來飲水甚至在泳池大小二便(我親戚家的泳池常常有附近的野鴨飛來戲水及便便,已經是常客,趕也趕不走)。

另外泳池的水溫只有在11月到2月夏天期間可以保持比較暖和,其他月份都已經覺得冷不想下水(我們都沒有參加泳隊,比較怕游冷水)。以上種種因素導致家中的游泳池使用率極低,雖然我小時候是很喜歡游泳,但記憶裏只有三、四次在自家泳池游泳。私家泳池也是個危險的地方,因爲沒有救生員,每年都有兒童甚至成年人在自家泳池溺碧斃。故此我個人是不會選擇有泳池的大屋。

縱使如此,但我也是很感恩能夠在這個屋成長,因爲以上的經歷都很寶貴,使我學懂不少大自然的東西。而且花園常常會有彩虹鸚鵡來探訪,只需要將砂糖放在麵包上用水濕一下放出去,牠們就會成群結隊扶老携幼飛來享用,即使觸摸牠們也不介意的。

不過可能因爲明白到要打理花園實在需要興趣、心思和時間,後來很多移民到悉尼的華人都會選擇將前後花園鋪為混凝土,只留下一小片泥土種上少量的花或者菜。這也改變了悉尼很多傳統住宅區的環境變得較為有石屎森林的感覺了。

(待續)

(內容來自謝菲的面書,風新聞特此致謝容許轉載。相片來源:互聯網)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