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風筆動】浪卡路過香江前 ─ 這夜我在急症室的八小時(下)

(上回提到:筆者在急症室等候了5小時見盡眾生相,終於聽到自己的名字⋯⋯)

【聞風筆動】浪卡路過香江前 ─ 這夜我在急症室的八小時(上)
https://pm-news.hk/2020/10/18/er01/

我以九秒九快步行去分流站,按護士指示要再量血壓,「剛才不是量度了嗎?」筆者不禁弱弱一問。「都隔咗好耐啦!要再度過。一切正常,返去等候區等啦!」你竟然知道我等了很久,心裏其實有點感動。我入來近5小時急症室都是客似雲來,你們都一一應付,中間沒見你們停下來休息,簡單的外科口罩如何保護高風險工作的你們? 面對每天數百名病人,只要有一個是隱形帶菌者,都足以令你們即時出事。

第六小時

大台新聞報導,天文台可能在日出時發出8號風球,吸引了大家的眼球。此時走廊傳來一位老婦的叫聲,不停要求護士要幫她換片,她非常辛苦,呼求了10分鐘左右,有工友推了她去檢查,令大堂即時回復平靜。

不一會她再回來候診大堂,很快又再聽到她的呼求聲,大家都開始適應了,就讓她的低嗚,成為急症室的背景樂章。

報數的顯示版又再活躍起來,等了大半小時,終於到我了!

(相片來源:醫院管理局網頁)

第七小時

我進入了指定的診症房外等候。原來診症室外都有幾位病人等候,大家要拿著自己的病歷,等待醫生逐一叫病人進入診症室問診。我察看診症室約有10多間,估計只有不多過5位醫生當值,大約有10位護士及助理在診症室附近支援。

有位女士見完醫生後要作其他檢查,護士教她沿着不同的顏色,再去不同的房間及樓層,接受各款檢查。她特意要踏上該個顏色「跑道」一步一步行過去,令護士們在忙碌的急症室內,也忍俊不禁笑出來。在另一房門外,女病人見完醫生見頭暈,中年工友立時推出輪椅讓她坐下:「我最不喜歡這醫院,次次都要等咁耐。」「係呀!以後都唔好來啦!」

在大鐘快要踏進7小時前的5分鐘,我終於轉入最後直路,可以見醫生了。

第八小時

男醫生檢查女病人時都會找病房護理協助,令病人在檢查時更有安全感。檢查後我又要返到急症室再次等候。

這時的大堂又再全場滿座,有位伯伯由大堂的右邊,行到大堂的左邊,更坐在空地上,不一會便全身躺在地上。大堂內的病人及警察都嚇了一驚,連忙扶他起來,連在診症室內看似最資深的兩位護士都走出來。原來他離開流動病床去洗手間後見暈,陪診同行的女兒都不知道他坐在右邊大堂,護士們立時連人帶床送去診症室檢查,大堂又回復平靜。

不一會又到我再見護士,領過一眾預約專科的文件及藥單後,護士替我剪除手帶,提醒我盡快去藥房領藥,以及早日再去預約見專科醫生。

原來醫院內的藥房接近24小時服務(半夜3-4時外),我踏上相關的顏色跑道,不一會便去到藥房,很快便領到所需藥品可以離開。由於所有醫院出口已經關閉,所以我只可以折返急症室,經那唯一的出入口離開。

(相片來源:互聯網)

離開前我又再見到那位滿頭白髮的年長女士,她已披上一件薄薄背心外套,坐在急症室的一角,望着床上滿頭白髮的老伯伯,默默等候,期待在下一次廣播,會報上伯伯的名字⋯⋯

在急症室逗留了8小時的筆者,終於可在微雨中回家了。

(布米菲 / 撰文、相片)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