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製劑】全港首個濕疹藥物資助計劃 年藥費減近三成 紓緩患者經濟負擔

濕疹,從來也不只是皮膚病,重症病情除要負擔高昂的藥費,更會折騰身心;不但嚴重影響睡眠、家庭以至社交生活。為減輕中度至嚴重濕疹患者的經濟壓力,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今年7推出全港首個資助濕疹患者使用生物製劑治療的藥物資助計劃,受惠患者的藥費可減少近三成,首年設有100個名額,之後每年增設100個新名額。有參加計劃的患者形容,昔日每天與濕疹搏鬥,用藥後皮膚顯着改善,自信心亦有所提升。

近年,隨着愈來愈多國家及地區引入治療中度至嚴重濕疹的生物製劑,全球已有超過30萬名患者使用。胡醫生說,生物製劑經皮下注射入體內,能抑制引致濕疹的發炎細胞因子,包括「白細胞介素 4 (IL-4)」及「白細胞介素 13 (IL-13)」,大大改善濕疹徵狀、發炎及痕癢,提升患者的生活質素。

相比傳統的口服免疫抑制劑,胡惠福醫生表示,生物製劑相對較安全,副作用主要是注射位置出現紅腫,也有機會引致結膜炎或口腔皰疹,一般可透過藥物加以控制。由於生物製劑療效顯著,他就有已放棄治療的嚴重濕疹患者,決定「重新求醫」,改為接受這種新療法。不過他承認,由於生物製劑的藥費較高,部分經臨床診斷合適之濕疹患者,因經濟考慮而暫時未能用藥。

胡惠福醫生表示,生物製劑相對較安全。

為幫助經濟有困難的中度至嚴重濕疹患者使用生物製劑,聖雅各福群會今年 7 月推出首個濕疹藥物資助計劃,資助正在公立皮膚科輪候或就診的 12歲或 以上中度至嚴重濕疹患者,在私家醫生之診所購買生物製劑 (Dupilumab)。

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註冊藥劑師盧建業解釋,濕疹患者現時在私家診所自費使用生物製劑,每兩星期注射一針,每月藥費大約1.5萬至2萬元。而合資格的參加者在資助之下,平均自費購買每五針藥物後,即可免費獲得兩針藥物,一年藥費料減少 6至8萬元,為患者每年共節省約30%的 藥物開支。

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註冊藥劑師盧建業解釋,濕疹患者現時在私家診所自費使用生物製劑,每兩星期注射一針,每月藥費大約1.5萬至2萬元。

香港過敏協會的數字顯示,在香港,每五個人便有一個在不同時期患有濕疹。截至2019年底,已 在衞生署皮膚科預約、正輪候首次診症的患者超過6萬人。現時,各區皮膚科診所的新症輪候時間 由1.5 至3年不等。事實上,不少在公立輪候或治療的濕疹患者,會同時在私人執業的皮膚科專科 醫生求診,以使用衞生署暫未普及使用之藥物或治療。

皮膚科專科醫生胡惠福解釋,現有濕疹治療主要分為「局部治療」及「全身性治療」,局部治療包括保濕霜、類固醇藥膏、外用免疫抑制劑等;全身性治療則有口服類固醇、口服免疫抑制劑、俗稱 「照燈」的光照治療,以及在近年引入本港的「生物製劑」治療。

「有患者以前因傳統藥物療效欠佳,選擇了放棄治療,現在則有新藥物選擇。」胡醫生不諱言,在生物製劑面世前,以往病情最嚴重的濕疹患者,會使用口服免疫抑制劑,透過抑制免疫系統而控制濕疹炎症,但部分患者用藥後,其濕疹仍未受控,部分人則因肝功能、腎功能或白血球水平受影響,有機會增加嚴重感染甚至癌症的風險;亦有患者因擔心類固醇的副作用,最終完全放棄接受治療。

目前,全港已有大約 30 位私人執業的皮膚科、免疫及過敏病科、兒科、老人科等不同專科之醫生參與,其診所分佈在港、九及新界。參加此計劃的人士,必須持有效香港居民身份證、家庭每月收入少於港幣7萬元及正在公立的專科診所就診或輪候,經醫生的臨床診斷,確認適合使用生物製劑。 

受助病人指皮膚已明顯好轉

現時28歲、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陳小姐 (化名),初中開始受濕疹嚴重困擾,患處遍及面、頸、手腳關節及腹部等,除經常脫皮及滲膿,差不多每月會因傷口細菌感染,而要接受抗生素治療。去年九月,她的濕疹病情急劇轉差,「出現『紅皮症』,公立叫我住院,但要等三日才見皮膚科醫生,於是去了私家醫院。」至今年3月,她轉用生物製劑,注射數次後,脫皮、皮膚痕癢及紅腫已明顯好轉。

「以前每日也是很掙扎很挫敗,手部、面部的濕疹也明顯,完全不想出街。但打針之後,這種麻煩就沒有了⋯⋯對我社交、生活、工作都有幫助,亦增加了自信!」陳小姐獲悉資助計劃後已即時決定參加,並已通過聖雅各福群會的入息審查。陳小姐說:「能減輕少少經濟壓力已經好好」。

嚴重濕疹病患者陳小姐 (化名) 講述使用生物製針治療濕疹後,皮膚有着明顯改善。

全球逾30萬人使用生物製劑 

盧建業指,在共有740位中度至嚴重濕疹成年患者參與的 CHRONOS 第三期臨床研究中,治療組患 者使用生物製劑配合類固醇藥膏一年後,65%患者的皮膚狀況達到七成五或以上之改善,反觀單用類固醇藥膏的對照組患者,僅22%患者達到這效果。研究又發現,生物製劑在治療痕癢方面的效果顯著,患者用藥後第16星期,59%患者表示痕癢大減;相反在對照組,僅 20%患者覺得痕癢明顯減 少。

臨床研究亦顯示,當生物製劑應用在年介12至17 歲的青少年患者身上,其療效與成年患者相若。 這些青少年不單睡眠質素改善,焦慮和抑鬱評分亦有所下降。盧建業期望,今次計劃可減輕患者的負擔,透過生物製劑改善痕癢、睡眠以至情緒壓力,提升生活質素,達致「病者有其藥」。

(撰文 / 絲敏;圖片 / 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