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之戰】跨性別青少年醫療與運動法案 美國各州開戰 烽火勢捲全球

在美國,近期正有一系列關於跨性別青少年的醫療、運動參與權益與就學權益之爭,正在聯邦與地方政府之間「開戰」。不僅是4月1日,田納西州州長才簽署通過一項法案,「禁止男跨女的跨性別者參與體育校隊」;4月7日,阿肯色州更成了第一個「禁止未成年跨性別者進行賀爾蒙療法與性別置換手術」的州。目前全美還有十來個州正在排隊,等着審理這類型由各州共和黨提出的法案;未來將會烽火蔓延至全國,乃至世界各地。

17個州共和黨議員將啓動戰火

未成年可不可以做跨性別手術、接受賀爾蒙治療?4月6日,阿肯色州的共和黨州長威廉賀金森(William Asa Hutchinson)雖然否決了一項名為《安全法案》(Save Adolescents From Experimentation, 簡稱SAFE,意指「從實驗中拯救青少年」)的條文內容。條文裹面提到:
禁止任何醫師及醫療單位提供跨性別兒童及青少年,進行賀爾蒙療法與性別置換手術;並且也不准提供任何跨性別相關的醫療建議。

但州長的否決並非所有共和黨人都同意,該州議會是由共和黨控制,在7日,州議會便以簡單多數決25票對8票,推翻了州長的否決權,法案將於7月正式生效,也引起外界的輿論。現時全美至少還有17個州的共和黨議員都對跨性別未成年者着手提案類似的禁令。

反對者認為有助降低自殺率與憂鬱症

發起的共和黨人認為,此舉是在保護兒童避免後悔,但反對者也提出相關數據顯示,如果能夠提供這些跨性別青少年需要的醫療協助,能夠有助於降低自殺率與憂鬱症。

綜合傳媒報導,州長在聲明中表示這項法案是「政府過度干涉人民」,同時「刻意在美國製造文化戰爭的產物」。州長的否決理由並沒有直接對該議題發表看法,而是以「公民自由權」的範疇來處置。他認為,這份法案通過後,會干涉醫師專業、以及家長處理孩童在自我認同上的意願和決定。若是拒絕對未成年跨性別者的相關醫療協助,可能會對其造成「重大傷害」:

「這項法律生效後,目前正在醫生照顧下的年輕人將得不到治療。這意味着他們會將目光投向醫療黑市⋯⋯才能找到他們想要和需要的治療。這不是正確方法。」

醫療指引不建議未滿18歲跨性別進行手術

由於保守人士認為青少年不該太早決定自己的性別,但包括兒科、內分泌科、精神醫療專科的醫生、與部分孩童家屬都認為,青少年的性別不安者如果不及早進行治療,反而會使他們在青少年時期受到更多霸凌、以及引發更多身心疾病狀況。

不過,根據傳媒報導,現行的美國醫療指引,確實是不建議對未滿18歲的跨性別者進行手術,但當中有提到,當未成年跨性者到達青春期階段,是可以考慮使用「青春期抑制劑」(puberty blocker)作為暫時的「可逆療法」。該療法可使青春期減速或暫停,並給予青少年有更多時間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另外醫療體系也可以在同一時間,提供青少年與家長需要的心理諮商與陪伴討論。

其中有報導也提到,有幾項關於青春期抑制劑的研究,包括發現接受過此種藥物治療的跨性別青少年,罹患憂鬱和焦慮症的比例較低。2020年哈佛醫學院和芬威學院的一項研究也證明,能夠使用抑製劑的跨性別青少年,比起無法使用者,自殺機率更低。

男跨女會剝奪弱勢女性的運動競爭

另外,有關男跨女的跨性別者可不可以參加女性體育隊伍?4月1日田納西州剛立法通過禁止跨性別者參與運動隊伍。法案認為人們只能參加與出生性別相同的競賽隊伍。在這幾個月內包括密西西比、阿肯色,田納西州都通過了運動禁令,目前還有20個州如俄亥俄、北卡、南達科塔、阿拉巴馬等,正等着審查相關法案。

像是另外有部分法案還會要求對性別有疑問的任何運動員,體育單位有權對他們進行身體檢查或強制提供就醫紀錄,例如血液中的賀爾蒙測試結果、手術證據等等。因為有論者擔心男跨女參與賽事,會剝奪已是弱勢的女性運動競爭。

密西西比州州長里夫斯(Tate Reeves)就3月4日在Twitter表示:「我簽署法案,是為了要保護年輕女孩免於『被迫』與『生物學上的男性』競爭。」

密西西比州州長在Twitter 發文對簽署禁止男跨女選手參賽。

男跨女比生理女有多出12%競爭優勢

有部分科學數據證明,跨性別女性在使用抑制睾丸激素一年後仍可具有肌肉量優勢。《英國運動醫學雜誌》在2020年底所刊出的研究論文就認為「跨性別女性在運動場上,比起生理女性多出了12%的競爭優勢。」

研究分別以跨性男與跨性女為追蹤對象,並以美國空軍30歲以下現役女兵的平均體適能數據為對照組樣本。研究發現,跨性別女在「接受賀爾蒙抑制之前」,平均運動大幅優於生理女性,像是能多作31%的伏地挺身、15%的仰臥起坐,2,400公尺跑步時間也快21%。

然而在連續接受2年賀爾蒙抑制後,同一批跨性別女受試者的生理優勢雖然大幅降低,但在賽跑上依舊快出12%。該報告建議國際奧會(IOC)修正跨性女運動員參賽的「治療年限」,並判斷運動員必須接少至少連續12個月以上的賀爾蒙抑制,才能基本確認「公平競爭」。

對男跨女選手定出限制

現在許多單位都有針對跨性別者進行一定的參賽限制。例如國家大學體育協會(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 NCAA)就要求跨性別女性運動員要參賽,前一年都必須要服用睪固酮抑制劑才能參賽。

世界田徑總會的跨性別參賽規章也要求跨性別女性運動員須提供親簽聲明書證明性別認同為女性、並檢測血清中的睪固酮濃度低於一定標準、醫療管理人也可以檢測睪固酮濃度等方式,隨時抽查及監控運動員是否符合規範。

儘管拜登政府上任後開始試圖從聯邦層級重新拉回,但以各保守州為首的勢力,仍然堅守對跨性別者的原則,其中會也吸納挪用了某些進步派、或是基進女性主義的立場,但兩者不變的原則往後仍會繼續爭論。

(米妮 / 綜合報導)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

延伸閱讀

Opinion: Why I vetoed my party’s bill restricting health care for transgender youth

Asa Hutchinson on Arkansas’s Anti-Trans Law and the G.O.P. Culture Wars

What are puberty blockers?

Tennessee Becomes 3rd State This Month To Enact Restrictions For Transgender Athletes

Student, professional athletes push for NCAA to pull events over transgender athlete bans

Trans women retain 12% edge in tests two years after transitioning, study fi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