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級成長任務】尋回他那盞黃燈

作者:莊白君 / 雙職媽媽,育有「包拗頸」大兒子和「牢騷王」小兒子,家裏是不得了的熱鬧。她在努力尋找,與ASD及ADHD家人更好的溝通方法,為營造更和諧的家庭生活。

自懂行曉走,有反抗能力以來,對於小明不友善的對待,小強絕不會退讓,總會還以顏色。我不住的找機會,在小強面前,努力為哥哥挽回一些好印象。

記得有一天,我在兒童圖書館內,找到一本講述親情的繪本,內裏有談及兄弟情,我毫不考慮便把它借下來,當晚就跟小強親子共讀。

繪本描述一個大家庭的關係,主角有祖父母的照顧,有父母的愛錫,又有兄姊的關懷。當說到兄弟情那一頁,小強突然哭了起來,感觸地說:「主角的哥哥真好,為甚麼我的哥哥對我就特別差?嗚嗚嗚⋯⋯」沒想到他的情緒一下子便跌至谷底,在慌亂又心痛的情況下,我就安慰他,舉例數說着,小明也有很愛錫他的時候。「哇哇哇⋯⋯」小強聽後,似乎比剛才更傷心,哭聲愈淒厲,淚珠大顆大顆的的滾下,抽泣之中,用一把令人好生憐憫的聲音說:「哥哥以前都會關心我,但現在他不再愛我了!嗚嗚嗚⋯⋯」

那一刻,我腦海中湧現了許多的零碎片段⋯⋯每當小強看見跟外公的合照 (外公在他三歲時因病離世),不消三秒,他的眼眶定必充滿淚水;偶爾想及已死去的寵物小倉鼠或曾飼養的小金魚,他都會傷心落淚;談及曾每天在學校門前一起握手說聲早,已退休的小學校長,他雙眼隨即通紅,強烈流露出對前校長的思念之情。更有一次,我在家播放柔和的巴洛克音樂,當中有一段比較幽怨的小提琴曲,聽到這段落時,他低下頭,過來緊抱着我,一臉憂傷,滿眼淚光⋯⋯

ADHD中所指的情緒易波動,在我看來,不單是易動怒,也包括易傷感。學校的融合老師及醫院的兒童心理學家分別跟我說過,要幫助小強尋回他那盞黃燈。

人的情緒有如交通燈,平常處於綠色狀態,當有事情發生,情緒難免有所反應,無論是正面或是負面的,一般人這時候都會轉為黃色狀態,可能是顧及別人感受的原故,也可以是環境的因素,總不會一下子轉至紅色狀態,到達情緒頂峰。

每一次小強受到哥哥的挑釁,每一回想及傷心的事情,他都立刻由綠燈跳往紅燈,不是勃然大怒,就是樂盡悲來。到底他那盞黃燈往哪裏跑了?應該如何做,才能助他尋回呢?

原來,我先要合上自己的嘴巴,睜大眼睛觀察,並張開耳朵聆聽他喜怒哀樂的原因,這是讓他知道我明瞭他感受的最佳方法。我必須教導他在事情發生時,意識自己是紅、黃,還是綠的狀態。要讓他好好記住甚麼是「黃色狀態」,這是一個感到自己有點生氣的狀態,這時,必需要停下來,提醒自己返回綠色狀態,而不是任由情緒急轉紅。

要對「黃色狀態」敏感起來,也許需要一點時間,作為成年人,自問都未能時刻掌握自如,更何況是有ADHD特徵的孩子呢?不過,我深信,如果小強能從小就開始學習了解自己的情緒狀態,又引導他敏感於別人需要和感受,那麼,當他將來有任何情緒觸碰時,便不至於每次也山崩地裂,猿悲鶴怨,既傷身又影響人際關係了。

那一盞黃燈,確實重要!我要繼續努力,幫小強找回來。

(圖片 / 互聯網)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