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勿營造空間給學童自殺

周一 (8日),高小初中復課,之前一天,就先後有10歲和13歲少年自殺,上兩周高中復課,同時亦有17歲男生於學校天台自殺。才剛復課,學童自殺案件再現,為甚麼呢?

停課不停學 工作量沒有很大減少

首先,教育界本身就強調自己停課不停學,幾個月下來,不斷由拍片,到直播課堂、導修,甚至測考也有在網上進行,同學表面上一天上一兩節課,但學習進度沒有因此比平時落後,換來就是同學如果對一個概念不明白,就只能多「重溫」老師的拍攝片段。雖說測考減少,但功課沒有減少,甚至加入了網上練習,同學仍然有功課可做,老師仍然要出題、批改,實際上大家工作量沒有很大減少。

不過,對於不同程度、背景和能力的學生,這種改動可以令影響甚大。早前就有不少扶貧機構表示孩子沒有寬頻,不能上課、做功課,能力落後於人,同時有資源的家庭,居然在疫情期間幫孩子「加操」——聘請補習老師網上一對一幫孩子準備考試測驗。沒有資源的同學原本每天日校上課,距離沒有很明顯的,但在網上教育下情況就變得明顯。如果孩子有不同的學習障礙的話,沒有面對面的溝通和支援,學習差異就更大了。

家長擔心沒呈分試會影響升中派位

疫情不但迫死學童,同時也迫死家長。社區組織協會5月時就發佈調查表示,八成有學習障礙的學生家長過去兩個月內曾有自殺念頭。雙職家庭要面對如何安置子女,已經是件苦差,要孩子獨自上網上課更是不容易,不少家庭就留下爺爺嫲嫲協助孩子上網,但實際上就等於盲人領盲人,最後也難以成功。之後孩子面對交功課的壓力,有些人因為技術支援不足,特別是小學的,最後交不到功課,又備受壓力。欠交網上功課,網上系統又會將欠交訊息交給父母,整個惡性循環,令家庭沒有一刻得到鬆弛。

更可怕的事,很多學校深怕今年冬天回來疫情可能翻發,對今次呈分試特別緊張。據了解有學校表明為求要考完呈分試,甚至延後暑假,家長某程度也擔心如果沒有呈分試會影響未來升中派位的公平公性,於是又紛紛加入施壓行列,最後一切壓力又回到孩子身上,以前每天返學放學回家,在不同的地方孩子還有一點休息的空間,可以和同學聊天遊戲,但在疫情之下,天天對着父母在家,家變成了另類的囚牢,孩子承受的壓力當然加倍。

家庭應是我們避風港而不是壓力煲

假如家庭成員當中因着疫情又受到經濟的打擊,甚至當中有人受感染,可想像這幾個月這些家庭可以有多難過。在疫情中,每個人也有些難受,家庭中人人各自也有難處,作為家中的成年人,能將心底話與孩子分享,又給予孩子空間,而不榨壓他們,也還大家一個休息的空間,讓家庭成為我們的避風港,而不是壓力煲,這至為重要。如果可能,這個社會可以給家庭一個鬆綁的空間,不讓孩子再走到自殺邊緣嗎?

(林育昌/撰稿)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