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司法覆核要求配偶繼承權 律政司指可立遺囑

一名男同性戀者於去年11月入稟司法覆核申請。其丈夫的配偶地位不被香港法律承認,根據本地的遺產繼承法,其丈夫並無權繼承他的遺產。他認為有關規定屬性取向歧視和不合理限制其產權,要求裁定違憲。案件今(27日)在高等法院聆訊。惟政府代表指香港市民無論性傾向,均可透過定立遺囑自由分配其遺產,並無歧視。法官押後裁決。

要求「配偶」繼承權

根據香港《無遺囑者遺產條例》規定,無遺囑者死後,死者配偶應優先享有遺產的繼承權。案件申請人吳翰林(譯音)表示他與丈夫於英國倫敦結婚,但後者的配偶地位不被香港法例承認,若其中一方未立下遺囑下突然離世,對方無法自動享有遺產繼承權,有異於異性配偶。

代表申請人吳翰林的大律師指,吳與丈夫於英國結婚後,不論於普通法或本港《贍養令條例》,他均有責任供養對方。故吳翰林擔心若他在未有立下遺囑的情況下較丈夫先離世,其伴侶將無法以「配偶」身份繼承財產。

申請人律師續指,二人的婚姻與在本地結締的婚姻相似,認為無論同性或異性伴侶,都應享有同樣的保障,同性伴侶不應因性別而獲較少的保障。

律政司:任何人立遺囑可自由分配遺產

答辯人為律政司司長。律政司代表則反駁稱,現行制度下,任何人可以極有限的財政成本(律師費)自由訂立遺囑分配遺產,指定受益人,而遺囑及財產繼承的條例並沒有任何性向限制,吳翰林與其伴侶一樣擁有該權利。

答辯人律師亦指,現時做法是根據《婚姻條例》而行,而該條例是為保障傳統一男一女所締結的婚姻及傳統家庭的組成,而多項本港法例上「配偶」的定義具連貫性,故認為做法合理。

申請人的律師則回應指,並非人人負擔得起律師費,或因年紀太輕而未立遺囑的情況仍存在,而且立遺囑並無改《無遺囑者遺產條例》所涉的嚴重歧視。但周家明法官向律師詢問申請人是否有財政困難立遺囑時,律師回應指申請人並沒有財政困難。

明光社副總幹事傅丹梅亦有在場聽審,她認同律政司代表的答辯,若目標只是讓同性伴侶享遺產繼承權,對比改動本港婚姻制度或定義付出的代價,付律師費立遺囑是較合理的做法。她認為政府無責任干涉私人財產分配,更遑論修例。

案件編號:HCAL3525/2019

(盧珺鈺/採訪報導)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