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傭故事】外傭圓出國工作夢 為女兒買地建房

本港有約650間外傭代理公司,主要外傭人口來自菲律賓及印尼,但兩國於3月起因應疫情陸續封關及停止輸出勞工,使業界生意受到打擊。

來自菲律賓的Cirila Seguera Nuera (Cilay),在家鄉育有兩個女兒,經胞姊介紹來港工作兩年多,本應享兩周假期回國與家人團聚,但遇上疫情暫擱置。她表示出國工作是她的夢想,只要能好好把兩孩子養育長大,離鄉背井不是問題。

政府自1970年代初開始准許輸入外傭來港工作。截至2019年3月底,本港的外傭人數為391586人,當中約有55%(214211人)來自菲律賓,約43%(168060人)來自印尼,另外約1%(4557人)來自印度,其餘則來自泰國、斯里蘭卡及巴基斯坦等地。

這個群體佔勞動人口約10%,卻一直不被注目,到底這近四十萬個家庭的外傭又是如何生活?她們自己個人的家庭又是怎樣聯繫?

夢想是出國工作

現年28的Cilay談吐間還有點稚氣未脫,卻已是兩孩之母,分別是5歲和4歲的女孩子。她與孩子的父親已分開,未到港工作前,在家鄉做銷售工作,她指薪酬非常微薄,不足以維生。故當她來港多年的姐姐,在兩年前欲介紹她同來工作時,她二話不說便答應。

「姐姐在香港工作後,偶爾傳回來的照片,全是漂亮的衣服、食物、大城市,我很羨慕,一直想出國工作。」Cilay笑說真正來到香港後,果然沒有失望,加上與僱主一家關係良好,她非常慶幸有到香港。

僱主家有一子一女,Cilay甜笑著說兩個孩子都待她非常好,小兒子甚至有什麼好東西都一定要預上她一份。

錯失孩子成長

然而畢竟自己也有兩個女兒在家鄉,現只能於每周日用網上視象工具聯絡,因為菲律賓普遍網絡不穩定,要Cilay的媽媽帶著兩個女兒長途跋涉到有穩定網絡之處,方可聯絡上。

Cilay的兩個女兒

Cilay憶述兩年前她準備出發往香港時,兩個女兒還呼天搶地、擋著門口不讓她出門,卻慨嘆兩年過去,現在每周僅線上聊一小時已覺足夠。

會掛念遠方的女兒嗎?Cilay無奈回答:「就算我能一直攬著她們在身邊也沒用,我要能支付她們的學費、能買地建房子,才能照顧到她們的生活。」

她形容目前的收入讓她有機會在家鄉買地,雖然是緩慢地進行儲蓄計劃中,但至少比在菲律賓當地任何工作待遇都要好,是以那麼多人為生計不惜離鄉別井,甚至視能出國工作為夢想。

各地工作大不同

Cilay曾有機會到沙地阿拉伯做家傭工作,當地不少富裕的中東家庭,但她最終沒有選擇,因聽聞在沙地外傭地位極低,工作很不容易。相反來港有胞姊照應,亦聽聞外傭在港的待遇普遍較合理。

她指過去兩年與僱主一家相處融洽,她自身作為母親,做家務、照顧孩子也難不到她,所以工作也沒什麼壓力。疫情未爆發時,她還可每周假日跟同鄉朋友在附近公園唱歌跳舞耍樂,最近更學起結他來,生活看起來很是愜意。

兩孩之母的Cilay仍有點稚氣未脫

工作滿兩年,本準備放假14天回菲律賓見見親人,豈料疫情關係,菲政府封關,Cilay目前仍在等待中。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