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異之痛】關懷單親機構創辦人:除卻口罩 更要聆聽

一場疫症,除了掀起恐慌,也喚醒了不少人對弱勢的愛心,其中一個備受關注的群體正是單親家庭。從2015年起,成立機構與離異家庭同行的馮小珏姑娘,卻意欲打破刻板印象:「其實單親家庭一點不『弱』,他們都有很強的能力,特別是適當的陪伴、同行過後,他們更能發揮本來的『強』。」

在神學院修讀「婚姻輔導學」的馮小珏,在實習期間接觸單親家庭的孩子,「一個10歲的女孩被一個24歲的男生強姦,一個11歲的孩子要親手解下自殺的媽媽……」她憶述自己被激發要關心離異家庭的過程,感覺仍歷歷在目,深感這些無人關顧的孩子,需要被看見。

於是她便成立機構,正式開展她關懷離異家庭的工作,成為「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家庭事工」的創辦人。

別強迫傷痛「消失」

馮小珏覺得社會對這些家庭的需要大有誤解,或誤認為輔導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馮小珏指不能認為單親家庭輔導過後就「解決一切問題」,同行和聆聽應是持續。

離異的過程中,肯定有情緒,即使在接受適度的輔導過後,也不代表傷痛會消失。「一般夫妻,其中一方跟孩子吵架,會有配偶配合,但單親家長沒有。」她指在最近疫情影響下,孩子停課,許多單親家長就與孩子作「困獸之鬥」,彼此都情緒爆發。

「單親爸爸如何處理發育期女兒的需要?這已是一大課題,爸爸如何陪伴女兒迎接經期?買胸圍?就算某些爸爸會接受到,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還有最直接的經濟需要,本來兩人一起工作,現在只剩一人養家,單親家庭的經濟壓力可想而知。

馮小珏直言,這些狀況就算接受完輔導也不會改變,她指出我們必須承認,離異家庭確實在婚姻狀況上、家庭結構上發生了改變,產生了限制,不能認為他們接受支援了就「應該要OK」。

單親家庭有限制 但非弱者

縱有限制,馮小珏在陪伴離異家庭的過程,一直著重建立他們「自我能力感」。她會邀請已走過最痛苦階段的離異家長,成為機構的義工,與其他剛面對沉痛的朋友同行。「單親家庭、離異者,本身已感覺被拋棄,看低自己,但我更要讓他們覺得自己也可以幫人,而不是只能等人幫。」

馮小珏認為單親家庭不應停留在自憐狀態,常透過不活動加強他們「自我能力感」。

同路人義工們會負責籌組活動,主動與剛進入離婚過程的朋友分享經歷,馮小珏常鼓勵他們:「你們才是最懂他們(剛離婚者)需要的人。」

她又說,疫情開始後,許多人一窩蜂送口罩給她,讓她轉交有需要的單親家庭,但事實是,在她接觸的單親家庭中,真的很有需要「被供給」防疫用品的人不多。「其實他們(單親家庭)危機意識很高,很早就預備好足夠的防疫用品,足見他們非常有能力把自己照顧好。」

她讓機構安排許多的戶外活動、聯誼活動,讓這些單親家庭除了接受個別輔導、小組輔導以外,也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看到自己不只是一個弱者的角色。

過來人無私奉獻同路人

馮小珏的機構經營一向困難,並沒有很穩定的捐獻來源,在疫情打撃下全數活動暫停,機構戶口在二月一度跌至萬多元。但當中最讓她感動的,是過來人的支持。

一位已經過兩年多輔導,逐步適應離異生活的女士,在疫情底下因為與女兒的相處有問題,又因在離異過程中產生的情緒,影響了她的工作表現,現今時勢她更擔心飯碗不保,因為她還要面對債務。

但這位女士,在公司剛決定給她加人工、簽長約的不久,便馬上捐款給危在旦夕的機構,並對馮小珏說:「我在此受助,在此企返起身,所以我好想幫返同路人。」

馮小珏深知對單親家庭而言,經濟上的安全感很重要,但經歷兩年的輔導,今天這位女士不會只看到自己的問題、自己的限制,而是能夠看見別人的需要並伸出援手。

停止標籤 細心聆聽

馮小珏認為現今社會還有不少標籤,「好似還有不少人一談到單親家庭就講到一些『掟仔落街』的舊聞,其實一般夫妻教養孩子也有情緒失控的時候,為何要標籤單親家庭?」

她進一步指,現今社會很多其他聲音蓋過單親家庭的需要,期望他們的聲音更多被聽見,「他們真正的需要不只是口罩,他們需要的反而是持續的關心和聆聽。」

風雨同路人 網站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