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香港人疫下技能解鎖

城巿生活,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功能。在家中就是放鬆與家人團聚生活,在學校學習,在商場購物,在辦公室工作。我們習慣將這些空間分割開,人會就着不同地方,穿不同裝束,以不同的心情進行不同的行為,不過一場武漢肺炎,令我們多了一道道隨意門,穿梭時空般足不出戶可以返學、返工、購物。

有這種改變,要多謝不同的科技產品,串流直播平台加上多人同時視像會議的功能,在疫情下令全港巿民科技能力解鎖。為了返工,返學,很多人手機安裝了zoom,用來聯繫、開會、上學,孩子要在家中做功課,真的要「停課不停學」,家長們就為此幫他們買電腦,畢竟每天用手機看教學短片也不是長久之計。

靠把口搵食搖身變YouTuber

有了電腦,又要有鏡頭,因為老師有時要指定同學開鏡頭答問題。有了鏡頭,少不了又要有咪。理論上用手機也可上課,但一天上三課,每節30分鐘,有個架來放手機也少不了。有些人買了個腳架加上LED燈環的,開會時樣子自帶美圖效果,甚至會究竟家中哪個角落最適合做背景——最好是純色,方便把不同的圖片將之取代。

幾乎所有「靠把口搵食」的,疫情下都變成Youtuber,除了開會,就是不斷拍片,剪片。老師、牧師們成就解鎖,本來聲稱有鏡頭恐懼的,沒有觀眾不會說話的,全部要在鏡頭前傳遞訊息,說完還要學習剪接,部分老師順便就將加插短片、動畫、字幕。他們平時苦口婆心勸同學們不要做youtuber,今日人人在疫情下真心假意也好,也習得一們新技能,真的有天可能成功轉行。

一場疫症家變成最安全的地方

當日常生活的場所全壓縮在家中時,怪事也就特別多,例如一邊開會,家中的孩子在看電視大叫大鬧,或者鏡頭前看到同事的太太穿着睡衣在鏡頭前素顏走過。有大學secret留言就揚言有同學沒有穿褲子上課被全班看到,有老師鏡頭後面就是工人姐姐做飯。新科技給我們很多笑料,但無論如何,我們也開始學懂原來在家工作並非不可能,即使平時日理萬機的大男人,也可以照顧着孩子在家一邊炒飯一邊傾生意。這些生活以為要在歐洲才有機會經歷,豈料一場疫症,大家都升級了。

香港人再一次技能解鎖,大家不難發現,原來家這個地方,才是安身立命之所,當外邊風雨再大,回到家可以做的事,竟然就是人生的全部。

(評論員/林育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