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十日談》

疫症爆發,如果說要看甚麼一本與疫症有關的書,不如看《十日談》(Decameron)。《十日談》寫成於十四世紀,故事講述1348年繁華的佛羅倫斯發生黑死病第二次大流行,近千萬人因病而死,當時就有七女三男到佛羅倫斯近郊別墅企圖避疫情,大伙兒在美麗的園林美景中除了唱歌跳舞就無所事事,遂決定每人每天講一個故事來過日辰,十日下來講了一百個故事,遂為《十日談》。

這些故事寫實而生動,貼地又抵死有趣,有修士搭上人妻;猛男勾引修女;又有諷剌帝王、貴族和當時有權有勢的人的故事。有學者以此作在文藝復興時期,可與但丁的《神曲》齊名,稱為《人曲》,皆因故事盡道世情,大快人心。

症情新聞和網聞,還真以為在看十日談。從前有位伯伯,為了不浪費口罩,居然買了衞生巾放在口罩前面,就是為了可以重用口罩。有人以為疫症在前,就不斷在超巿搶購物資,除了口罩、洗手液,居然還搶米、搶廁紙,甚至避孕套,你要有多風馬牛不相及也可以,有網民更在網上揶揄「肥婆可治武漢肺炎」,叫香港一眾有女伴的男士小心肥女友、老婆被搶。

疫情可以影響衣食住行。香港自從去年夏天起,大家就對「罩」多了很多研究,有人笑言抗爭者今日人人可以有「豬嘴」,醫護口罩留給沒有參加抗爭的公公婆婆用,又用今年年初開始,就有不少人研究保護衣,甚至連防護工具也討論一番。

我們曾幾何時可以想像到食茶餐廳搭枱中間會有一塊透明膠板,活像監牢般的生活反而會令所有食客感到安全?誰又會想像到原來坐廁的組成,位置和渠位原來大有學問到一個地步可以要整幢大廈相同單位的住客全部被送往隔離營?更有誰會想到,以前以為近港鐵站、巴士站最方便快捷,今日連行入月台也要擔驚受怕,進出車廂的一刻會有種生離死別,一聲咳聲可以在原本已擁擠的車廂內突然騰出六個階磚的安全距離?

我們還未談論政府的政策如何不濟,特首被指有甚麼精神病,香港警察的保護裝備居然比醫護人員還要充足,世界各地如何將香港判定為疫症區要禁制港人入境等等⋯⋯香港今日已經進入一個離奇古怪的狀態。農曆新年回鄉探親的人今日回港也不願隔離要偷偷外出,一家人打麻將、吃火鍋也隨時遇到個超級帶菌者家人,更不要說去遊輪渡假隨時上了疫船。香港家庭每日搶食物,搶口罩已經去到一個令國際社會質疑的地步。

以前說「法國一感冒,全歐打噴嚏」,今日中國爆肺炎,全球搶口罩。利害了我的祖國,大國崛起到一個點,全球關注。我們身在中國南邊的小島,近距離接觸,經歷這一切的磨難,還望這段隔離時期、社會經歷真真假假的十日談之後,收成正果,深願美好新世界正等待着我們。

(評論員/林育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