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焦慮症是精神疾病】美跨性女將性別改回男人

陸軍退伍軍人傑米.舒普(Jamie Shupe)出生是一名男性,他是全美國首名獲法官准予「非二元」(non-binary)性別身份的跨性別人士。雖然舒普是跨性別人士,但他並不認同跨性別運動的意識形態,而他也於去年12月將出生證上的性別標記恢復為「男性」。

他永遠不會是真正的女人

綜合媒體報導,2016年6月,舒普是全美國首名獲法官准予「非二元」(non-binary)性別身份的跨性別人士。2017年7月,奧勒岡州車輛管理局發出「X」性別駕駛執照給他。本來應是跨性別運動的英雄,卻因為敢言批評跨性別政策,被律師行中止代表。他很清楚他永遠不會是真正的女人,更認為不應欺騙跨性別群體,因為這樣反而會傷害他們,他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呼籲人們停止傷害跨孩子,他們並不需要手術和賀爾蒙,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性別友善空間。

舒普於去年12月將出生證上的性別標記恢復為「男性」。

不過,舒普事後表示,自己的性別焦慮症,是種精神疾病,他還強調自己是一個現今制度的受害者,有性別焦慮症的人需要的不是你讓他換性別這種幫助。在2019年聖誕節前夕,他已將身份證及駕駛照性別欄恢復為男性。

治療師是做出正確的事

舒普於《Daily Signal》寫道,2013年,他因性別焦慮症向,向護士施壓,要求她開激素處方。舒普說:「其實我應該被制止,但失控的跨性別行動,使醫療從業員害怕說不」,當時只有一名治療師試圖阻止他,後來他竟對她提出了正式投訴,「其實她是做出正確的事,她是位把關者」。

舒普表示,這個社會太容易認定跨性別人的身份,這對性別焦慮症患者的是不好的,這只會讓他們更混淆。變性會讓你過得更好這是法律謊言,也這是醫學謊言,這些沒有幫到他們,也沒有幫到我。 舒佩認為,他對變性的嚮往,相信源於童年遭受性虐待和身體虐待等經歷;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影響。

舒普強調,事實是,就生物性別而言,他永遠都會是名男性。他表示申請「非二元」性別,傷害了他,而讓人錯把他當成促進跨性人權利之英雄,但他現在想撥亂返正,他希望這件事能被人所遺忘,並了解到性別轉變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舒普是退伍軍人,作為一個跨性別人士服役了18年,並因非戰役服務受勛。舒普克服了性別焦躁,當時軍中不容許「出櫃」,也不會有跨性別的醫療服務。他認為軍人須在惡劣的環境下執勤,並不適合所有跨性別人士,而且醫療費用高昂。他坦言跨性別政策對女性不公平:「美國人給推銷一種意識形態,以為簡單地切換兩性的賀爾蒙作用燃料,會使得他們在運動、健康或生理方面相同。這是假的。」

延伸閱讀

First person to legally obtain ‘nonbinary’ gender status now calls it ‘psychologically harmful’

First Trans Person to Obtain Legal ‘Non-Binary’ Sex Status Changes Back to Birth Sex in Blow to LGBT Movement

I Was America’s First ‘Nonbinary’ Person. It Was All a Sham

Shupe announced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