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恐懼症】英性別診所醫生憂過度診斷病患者 近年觸發辭職潮

曾為英國國民保健署服務的心理醫生表示,許多醫生因害怕被冠上「跨性別恐懼症」標籤,擔心對許多青少年甚至低至3歲的性別不安患者,做出過度診斷。他們擔心,過度診斷會導致這些未成年孩童,接受了不必要的青春期阻斷劑治療。

10年內接受服務兒童激增30倍

綜合外電報導,自2016年以來,已有35名心理醫師從倫敦、隸屬英國國民保健署 (National Health Service,簡稱NHS) 旗下的性別認同發展服務中心 (GIDS) 辭去了職務,有6人聲稱他們無法對患者的強烈反對情緒進行正確評估。 文章指,數據顯示,在10年之內,接受服務的兒童人數激增了30倍以上。

一位匿名的心理醫師表示:「我們擔心,年輕人被過度診斷,然後過度被治療 (overdiagnosis)」。另一位心理醫師也指出,性別診所的醫生因為工作量超重,使得他們沒有足夠時間去正確評估患者,加上怕被標籤為「跨性別恐懼症」(transphobia),因此不敢質疑求診兒童所表達的狀況,因此只能倉卒診斷為跨性別兒童。

性別診所的醫生因工作量超重,亦怕被標籤為「跨性別恐懼症」,因此不敢質疑求診兒童的狀況,只能倉卒診斷為跨性別兒童。

19歲的她慶幸並未改變性別

文章指,服用青春期阻斷劑 (puberty blockers) 後,下一步是激素治療,依需求分別服用睾丸激素或雌激素。過去醫生通常不會對16歲以下的年輕人施以該治療,因為恐導致不孕。

托馬森 (Thomasin) 生下來是一名女孩,她在青少年時期大部分時間都以男性自居,在17歲時她被診斷患有性別不安,但她從未接受藥物治療。

托馬森表示,她曾被灌輸不喜歡就變性的想法,15歲時她真的有想過,但對於那些治療藥物的恐懼讓她打消念頭。現今19歲的她,已接受自己女性的身份,並且很慶幸自己並未改變性別。

曾為GIDS服務的牛津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比格斯(Michael Biggs) 指出, 根據接受治療病人回診報告,在經過一年的治療後的女性患者,傷害自己或意圖自殺的比例「顯着增加」。

來自挪威、性別不安諮詢醫師安妮 (Anne Waehre) 表示,一旦你開始使用雄性激素,你就終生成為病人,而隨着治療改變的低沉男性聲音也永遠不會改變。她表示,醫療是基於科學和經驗實證的,由於沒有科學可佐證,對年輕人施行變性治療仍為「實驗性質」,就長遠來看,「我們不確定,有任何人會因變性治療而真正受益」。

變性診所治療者中有四分一患自閉症

據另一份最新研究顯示,在變性診所接受治療的青少年中,多達四分之一的人可能只是患有自閉症。 

醫生發現,在性別認同診所就診的人中,出現自閉症症狀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許多倍。 

倫敦GIDS (也被稱為Tavistock Clinic) 的一項內部研究發現,在2011年至2017年期間,就診的兒童和青少年中,有35%具有「中度至嚴重自閉症特徴」。 

家長表示,他們認為GIDS的臨床醫生沒有正確考慮孩子的自閉症問題,反而「肯定」了孩子的跨性別身份,並給予他們藥物治療,比如阻止青春期發育的藥物。 

倫敦國王學院前研究員布倫斯克爾-埃文斯(Heather Brunskell-Evans) 對這種作法持批評態度,他說,患有GD的年輕人有多種病症,因此要對他們進行性別認同,而不是提供心理治療的幫助。

(米妮 / 綜合報導;圖片 / pixabay免費圖片庫)

延伸閱讀

NHS psychologists are over-diagnosing gender dysphoria in children as young as THREE ‘because staff are scared of being branded transphobic’

NHS ‘over-diagnosing’ children having transgender treatment, former staff wa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