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場內外】梁勉行奔跑屋邨球場 渡過廿年教練非凡生涯

年輕人好少會打一份工持續了20年,在訪問中認識了梁勉行 (Sindy) ,一個剛渡過「非凡生死之旅」的籃球女教練,打從加拿大唸完大學後,返港只做了短短不到一年的工作,便投身作籃球教練;過去這些年,她在屋邨大小球場奔跑,陪伴不少兒童及少年人成長。

星期日下午,記者被邀到東啟德遊樂場的戶外籃球場,為的是看一場籃球活動外,主要是相約被訪者Sindy在場內踫面。當天頂着刺烈的太陽到達鐵絲網的球場進口,看見一大班人興高采烈在進行籃球活動,當中不乏個子矮小的小朋友,成人與孩童鮮明的身高對比,有趣的影像呈現眼前。

在籃球架下小朋友認真練習。

籃球架下一群人在嘻笑聲中

穿着天藍色T裇的Sindy在監球場外,她上前迎着記者。面前的Sindy,可能過去長期在籃球場上教小朋友打籃球,除擁有淺棕色的健康膚色外,更加上一對靈黠的眼睛,神采飛揚的樣子,從來不知道她曾經腦中風,半年前剛從死亡邊緣裏爬出來。

「你看見場內的小孩和大人,除了有教練和義工外,那些都是他們的家長;平時周日的籃球班,只有小朋友,因為今天我們舉辦募款活動,所以小朋友與家長一起玩親子遊戲。」剪了一頭清爽短髮的Sindy,指着籃球架下嘻笑聲中的一群人說,伴隨耳邊還聽到急速響亮的哨子聲,好一片熱鬧的氣氛。

兩隊對疊,鹿死誰手。

小孩子要從小培養體育運動興趣

沐浴在閃爍的陽光下,坐在籃球場外旁邊的膠椅子上,記者與Sindy開始傾談起來。「籃球班上的學員都是來自啟晴及徳朗兩個屋邨的小孩,他們的年齡大致由7歲到12歲左右;我們分初小與高小兩班教授,每班20人。2017年開始,我們透過在區內派單張招募籃球班學員,這兩年多以來,反應不俗,學位供不應求,很多還在排隊等候之列。」Sindy簡單交代他們這些年的地區工作。

不過,最令記者好奇和響起的問題是:「為何那麼積極在屋邨內舉辦籃球班呢?而且對象還是小學生?」

「小孩子從小培養他們有體育運動的習慣和興趣是美好的事,在我們接觸的家長中,他們喜歡子女做運動,打籃球也是他們心儀的體育,讓孩子透過籃球訓練,除了學習社交能力、合作、合群和規矩等徳育範疇外,如果他們願意,我們還會帶他們去教會,上主日學等宗教活動。」Sindy透露,他們的機構「籃球體育事工」已有30年歷史,一向都有在屋邨、學校、教會及社區中心等地方教授籃球;近年更主力到屋邨推動免費籃球班,為基層孩子提供輔導服務。

教練最開心莫過於孩子有成長

「近年我們接觸不少來自內地的新移民家庭,他們對於陌生的環境可能對孩子有教養的問題,籃球教練除了鍛練孩子體格外,更重要是幫助家長、解決他們對孩子的教養問題;我們甚至透過家訪,了解他們的需要。」Sindy與一眾教練不單只是「教練」,還希望為學員提供更好的德育培訓。

「有個唸5年級的小朋友初來上堂時,發覺他對爸爸欠缺一點尊重,好像打球口渴了,便大聲呼喊爸爸給他遞水,爸爸也不以為然,匆匆遞上水壺。我看見這情況後,心裏明白是孩子欠缺適當的教導,我們作教練的,希望日後一點一滴的讓孩子明白過來。」Sindy說的這個孩子,今天亦在籃球場上,但已經「成長」了,變得有規有矩很多。她說這也是作為教練開心的地方。

小朋友在籃球班除了學習球技外,最重要是德育的培訓。

Sindy一邊與記者交談,一邊仍與場內的小朋友答話,「教練,我可以玩這個波波嗎?玩這些可以拿禮物嗎?」後來記者發現她不是因為要接受訪問,才沒有進入場內打球,原來Sindy這半年以來,已沒有打球了。為甚麼呢?

半年前的一天腦內血管瘤突然破裂

「約半年前左右,5月31日那天上午,我到小兒子的學校參加活動,這時我突然間頭痛非常厲害,是劇烈疼痛那種,伴隨着嘔吐,當送上『白車』時,醫療人員已判定我腦中風,是腦內血管瘤破裂導致的。」Sindy不相信仍是這麼年輕的她,離死亡這麼接近,但她感恩今天可以完全康復過來,並接受記者的訪問。

Sindy 經手術後住院期間,子女與丈夫齊來探望。

Sindy經手術後住了25日醫院,隨後身體漸漸康復過來,但她仍然在「籃體」機構工作。「醫生囑咐我暫時不要打球,年底還要做一項腦部檢查。雖然今次經歷過死亡,但沒有打算退下來;我喜歡打籃球,我仍然會堅持機構的工作。」Sindy今天說得輕描淡寫,經過20年的風風雨雨,仍然在康體這個職場上沒有退下來,其實已歷過不少難處。今天成為「籃球體育事工」總幹事的她,默默耕耘工作這麼多年,又豈會輕言放棄呢?

一家人支持籌款活動

「我不單只有職場工作,我還是一個媽媽。大女兒今年15歲,唸中學四年級;小兒子唸中一,今年12歲。我們彼此的感情很要好,今天的籌款活動,小兒子、丈夫及爸爸也到現場支持我的工作;大女兒因為在教會有活動,所以才沒有到來。」這時Sindy已臉帶笑容地將迎面走來的兒子遞個正着。12歲的陳頌個子高高的,立即在記者面前央求媽媽陪他打籃球,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記者這時正好也停下採訪工作,忙着用鏡頭捕捉他們一家快樂的時光。

小兒子、丈夫及爸爸到現場支持Sindy。

Sindy形容加入「籃球體育事工」的工作,一切也非偶然,冥冥中有主宰。她唸中學時已認識這個機構,並在其間參加過籃球比賽及營會等活動;又在加拿大回來後一年間不到,又讓她看見機構招聘員工的廣告,如是者加入機構工作,一做便是20年;今年更經歷生死,令她活得更有力量。今天她站在和煦的陽光下、在籃球場中與記者侃侃而談,又豈是一個簡單的籃球教練呢?

(絲敏/採訪報導、圖片/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