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職媽媽】10年追夢 陳翠萍與子女活在當下

約了Ingrid (陳翠萍) 到她的診所做訪問,因為早到了一點,加上診所仍未開診,未見有䕶士上班;從玻璃門望進去,看見Ingrid在為生氣盎然的植物澆水,第一眼的感覺,她是一個不會讓自己空閒着的人,總會讓自己忙起來,愉快地過她的每一天。

 迎着Ingrid的笑臉,她先招呼記者坐下來,整理完診所的植物後,為記者送上一杯特別泡製的養生三棗茶,便開展我們的訪問談話。早在電話裏,記者已獲悉她是用上十年時間,而獲得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的肆業證書。Ingrid也是苦學,十年不是一個短時間,但她卻做到了。

Ingrid整理完診所的植物後,為記者送上一杯特別泡製的養生三棗茶。

放工後唸中醫追求夢想

「因為我要堅持做好『雙職媽媽』這個角色,所以十年時間是需要的,因為追尋夢想與做好媽媽同樣重要。在做任何抉擇的大前提下,我會第一時間考慮3個子女的重要性;有時會為了顧及他們的需要,一個學期只選修一科,甚至有時停一個學期。」Ingrid憶述那段學習中醫的日子。晚上放工後,別人可能是回家看電視劇,她卻只能咬着一個麵包,跑去大學上堂;但Ingrid坦承,縱然要重新選擇,她還是會這樣做;因為她當時愈來愈「迷上」中醫,並希望日後成為執業中醫。

1999年,Ingrid開始在香港大學修讀兼讀中醫課程,在讀書期間也繼續人生的步伐 – 結婚生子,但沒有放棄工作和學業。在丈夫的支持下,一面工作,一面唸書;輾轉十年間,她誕下一對可愛的孖女、一個活潑趣致的兒子;一個快樂的五口家庭,從此為她人生添上斑斕色彩。

Ingrid擁有一對可愛的孖女、一個活潑趣致的兒子。 (圖片/受訪者提供)

並非刻意安排 一切因緣而合

「丈夫非常支持我的夢想,亦會在生活上配合。我一向都是朝九晚五,而他是做西廚,深夜才回家。我不想做『深閨怨婦』,晚上等待丈夫回來那種妻子。加上我喜歡學習,無意間看到港大有兼讀中醫課程,要懂簡體字及普通話,我對自己說,太『正』了,因為兩樣我都不懂,正好三樣也學齊。」Ingrid幽默樂觀與孜孜不倦的性格,開展了修讀中醫,也從而改變她的職業與人生。

 Ingrid自認讀書不佳,入不了大學;中學畢業後,唸了酒店管理課程。「我其實沒有什麼大志的。小時候,只憧憬結婚生子,事業從來不是我的選擇。第一份工作是機緣巧合地去了美國迪士尼打工,返港後,做過賣紅酒工作,也踏足物流業的銷售,後來轉到IT行業,一路也發展得不錯。」Ingrid娓娓道來,一切都是順其自然,沒有刻意安排。

 雖然Ingrid今天有自己的事業,但一直沒有放棄過做媽媽的責仼,她有聘請外傭,但絕對不會將教導子女的責任交給外傭。從來放下工作回家後,她就是一個媽媽,一個教養子女明辨是非的好媽媽。「我每天第一句與子女打開話題的說話,便是:『今天你哋過得開唔開心?』從來沒有間斷。」其實她對記者提出這句話,背後藏着對子女無比的關心與愛護。

要讓子女活得開心

「我希望他們活得開心,不要為功課學習等煩惱,盡了力便可。我也讓子女明白媽媽過去十年堅持學習是甚麼?我希望他們也有人生的夢想:也會為追求人生的夢想而努力。我也讓他們活得開心,明白活在當下才是重要。」Ingrid這位非常媽媽的開朗而積極人生態度,以身作則教育她的子女。

一個快樂的五口家庭,從此為Ingrid人生添上斑斕色彩。 (圖片/受訪者提供)

 Ingrid在2008年唸完中醫全科學士課程,翌年考執業試取得註冊中醫的認可資格。在過去的十年,除了做日間的工作,Ingrid在放工後便會到別人的中醫診所為病人看症,為的是累積更多的臨床經驗,而且她的讀書「習慣」並沒有停下來,她除唸了一個商管碩士課程外,也完成了一個中醫腫瘤學深造證書課程 。2018年,她與一位志同道合的中醫共同開設診所,從此便可以下班後回到自己的診所看顧病人,亦算是更全情投入中醫行列,並主力以腫瘤科為主。記者好奇問Ingrid,為何選擇腫瘤科,心理負擔得起嗎?

 「雖然選了這個看似帶着『悲情』的專科,我希望可以幫到一些困惑和不知所措的病人。」Ingrid對記者說,今年她的一對孖女已13歲,開始唸中學,而小兒子也9歲,她覺得可以放多些時間發展自己的事業。作為「雙職媽媽」的Ingrid,決定「進取」一點辭去日間有較穏定收入的IT行業工作,成為全職中醫。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Ingrid對記者說,二十年的寒窗苦讀,她覺得沒有白過;當Ingrid下班後回到家中,逗着兒女睡覺時,逐個拖着他們的手,問問他們今天是否快樂,自己也感到無比快樂。

(絲敏/採訪報導、圖片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