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有辦法】說出來的生命教育

哪個少年不愛愁?但更重要的是,在他們飽嚐愁滋味的時候,依然可以抓住父母同情接納的雙手,知道無論出了甚麼碴兒,都有重頭來過的可能。

少年時代的我,總有這樣一個習慣。每夜溫習完畢,便會鑽到母親的房間,大吐苦水,談的大概是「讀書好辛苦啊!明天考試成績恐怕不會太好!」這叫「打定輸數」,免得母親期望過高。母親聽罷,總會好言安慰:「最重要是你已盡了力!」聽了這句話像吃了顆定心丸,便乖乖回房再唸書去。試過碰上逆境難熬的時刻,連話也不想說,只懂得在房間悶不吭聲,母親見狀,又會派另一顆定心丸:「你要記得,無論發生甚麼事,爸爸跟媽媽一定會支持你的!知道嗎?」通常她這句話一出,我的眼淚便會奪眶而出,心裡五味雜陳的感受委屈都一「訴」而盡。母親的保證讓我知道,「家」仍然是我藏身避難之所。

現在回想起來,對一個青少年期情緒極易波動的孩子而言,就是最好的生命教育。近日發生了多宗青少年自殺輕生的慘劇,引起各界關注年輕一代對生命的看法與教育等問題,有學者更建議應從小學引進「生命教育」課程。也有人建議應讓他們多接觸大自然,看到天大地大,心胸自然擴大;或特意在家種種盆栽,養養小動物,藉此紓緩壓力與緊張,並教曉孩子對生命的尊重。

然而也有反應過激的家長,圍繞著近日這幾個個案均是讀書進取,事前又沒有甚麼跡象而大發「憂」心起來。他們最擔心的是:「孩子快樂跟不快樂也不會跟我們講,我怎知他有甚麼心事?」「如果他不告訴我,會否自己鑽牛角尖去了!」種種的疑問,倒勾起我那段塵封的童年回憶。哪個少年不愛愁?但更重要的是,在他們飽嚐愁滋味的時候,依然可以抓住父母同情接納的雙手,知道無論出了甚麼碴兒,都有重頭來過的可能。最近讀了一兩本瀕臨自殺邊緣青少年的自白,發覺最能挽回他們免於尋死的,便是父母無條件的支持與鼓勵。

於是,在一個親子論壇上,我便以此論點探探父母的心意。一位母親情辭懇切地告訴我:「是啊!我一直都有告訴孩子,爸媽會永遠支持你的!」這些話孩子初聽可能嫌囉嗦,但聽多了到逆境臨頭時,便會記起媽媽這個永久備用的保證。當然,也有一位父親靦腆地說:「這些話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有時拍拍肩膀也是一份支持啊!」怎知旁邊的女士立刻補充:「不,你不講出來孩子怎知?難道他會猜得出嗎?」

父母親們請放心吧!有愛的孩子是會珍惜自己生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