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人口販賣】柬黑工一天工作20小時 年輕女輔導Janice跨文化建合法就業路

柬埔寨是全球人口販賣問題最嚴重的國家,許多人以為人口販子盡是在街上擄人販賣,但原來不少被賣者即便明知會遭到剝削或不人道對待,還是會自願找上人口販子。從中學時開始關心人口販賣問題的Janice (麥正昕) ,2016正式在柬埔寨籌備及成立機構WorKhmer,以教育方式對抗人口販子;從他們的魔掌中解救不少家庭。

資訊貧窮最致命

WorKhmer結合work (工作) 和Khmer(柬埔寨),就是Janice成立的機構,協助柬泰邊境的居民找到合法的工作,因為在柬泰邊境許多柬埔寨人為了生計需要跨境工作,被人口販子有機可趁而賣到泰國成為黑工,遭受種種剝削。

WorKhmer協助想跨境工作的柬埔寨人之工作流程

Janice自言在中學時看到人口販賣相關的紀錄片已被觸動,於是在2014年去了一次柬國作體驗,僅僅一周的時間便令她毅然辭職,全情投入解救柬國跨境黑工、抵抗人口販賣的服務。

Janice在柬國服務的過程,聽過一些黑工要一天工作近20小時,甚至在需要出糧前報警把黑工抓走等等不人道的故事。但最令人寒心的是,原來不少被賣者根本知道這些狀況,明知會被剝削都仍然主動去找人口販子。

據Janice所述,這是因為在鄉鎮經濟條件差,遇上家人患病、孩子要讀書等需要大筆金錢的處境,他們急需工作,惟鄉鎮工作機會少,跨境去泰國工作是最容易的選擇,又加上因為資訊貧乏,當地人不知怎樣可以合法去工作,惟有投靠人口販子。「其實合法到泰國工作,只是需要有效證件,而申請一個合法證件只需要大約1000元港幣,某些人販子的收費比申請證件更貴!」Janice痛心地陳述當地的狀況,慨嘆資訊貧乏令許多柬國人墮入黑工命運。

WorKhmer於柬埔寨的青年培訓工作坊,圖中全為柬國學生

肩負教育使命

Janice指過境工作的人口以16-18歲的青少年佔多,他們做黑工的原因主要是父母的醫藥費、弟妹的學費,甚至家中太多小朋友的沉重生活費等,而因為在邊境去首都金邊等大城鎮打工,也要花上8-9小時,跨境去泰國會更容易,因而被人口販子盯上。

Janice(右一)為柬國邊境居民提供就業培訓

事實上泰國當地確實有勞動人口的需求,這些柬埔寨人只須一個合法證件便可以循正規途徑申請工作,無須遭到販子和無良僱主剝削。於是Janice便與幾位伙伴一同成立機構,教育當地人了解申請證件的程序,提供申請金的資助,甚至就業培訓等等,杜絕他們因走投無路而被迫跟販子走的狀況。

夫婦共同追夢

Janice由成立機構至今都要香港、柬國兩邊走,在柬國時進行各種實務服務、與不同機構接洽,留港時也忙於文件預備、更新教材等,幾乎每2-3個月要到柬國一次,每次2-4周不等。如此兩地奔波的生活方式,Janice稱幸得丈夫全力支持。

其實由二人拍拖開始Janice已一直與男友分享自己的抱負,及至結婚前半年,各種現實問題曾一度動搖Janice對婚姻的信心。「臨近結婚之前,我更清楚肯定自己想投入現時的工作,因此開始擔心會否『連累』丈夫,令他在經濟上有太大壓力,差不多要倚靠他擔起整個家庭,尤當時機構也未成立。我會覺得他是不是應該要選另一位令他不用如此大壓力的女孩。」

因為婚前種種想象,形成Janice的壓力,婚姻對他們而言不僅是相愛而一起生活,而是能否承托對方夢想的一個承諾。結果在半年的討論後,Janice和丈夫更肯定彼此對夢想的堅持,並決定彼此承擔。婚後丈夫支持Janice的WorKhmer,Janice亦支持丈夫發展他協助全職婦女創業的服務(【實現婦女創業夢】「共廚家作」DODO:婦女也值得擁有自己人生);兩人共同為追逐自己的夢想而支持,一個承諾、一生同行。

(採訪報導/盧珺鈺,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