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聆樹窿」傾聽港人心聲 90後創辦人同行中反思自身家庭

香港社會近月因為反修例運動,氣氛緊張,其中最令人痛心的是出現在家庭之內的意見分歧,讓不少人失去最後一個「避風港」。90後社工黃天樺(樺DEE)與仍在學的大學生楊詠琳(Joanna)遂發起義工組織「心聆樹窿Hear For You」,於各大屋邨、地鐵站口附近,甚至集會現場設置街站,由義工充當「樹窿」,傾聽港人無數無處宣洩的情緒。從對別人傾聽、支援、共同尋找出路的過程中,這些義工亦反思自己與家庭的關係。

充滿無力感 只想盡力做一點事

「心聆樹窿」雖緣起於反修例事件,但樺DEE和Joanna都堅持組織沒有任何政治目的,無論任何立場的人也有傾訴的權利,義工們也會持平地聆聽。Joanna在起初擔心根本沒人喜歡跟陌生人傾吐心事,豈料很快就有三、四位男士前來尋找「樹窿」,傾訴完後更表達有好些說話跟親人、朋友也難以坦言,至此Joanna與一眾義工便更肯定「樹窿」的需求。

短短3個月左右的時間,當初由樺DEE和Joanna 2人再招募了另外6人組成核心團隊,到現在義工團隊已接近20人。樺DEE指招募人手的過程一點也不困難,他在訪問中多次強調香港很多有心、有能之士,在衝突爆發後一直也想為社會做一點事,但日復日面對社會處境只感到無力,現在大家合力創造一個平台去貢獻自己,反而感覺因而得力。Joanna更指有中學生只是能幫忙設計單張已感珍惜。

街站實景(由「心聆榭窿」提供)

但另一方面,樺DEE和Joanna都表明他們並非提供專業輔導服務,即使義工團當中大部分為持牌社工,但街站場景只為讓人壓抑已久的情緒有第一層的舒緩,並嘗試與當事人一起發掘他身邊的可用資源,包括社區支援或適合傾訴的親友。Joanna認為:「其實每個人都係處理自己問題的專家,因為當事人長期與『問題』相處,我們做的只是陪伴、同行、一起發掘支援。」

與無數家庭擦身而過 反思自身家庭相處

華DEE印象深刻其中一次在街站聽一位爸爸傾訴,他的零售業工作很受反修例運動的影響,因而介意他的女兒上街支持這場運動,這位爸爸跟樺DEE由經濟民生講到國民身份認同。樺DEE明白部分上一輩因為資訊接收的渠道與下一代不同,因而彼此的道德價值觀或有分歧,上一代看着以往辛苦建立的香港每周被破壞,認為最罪大惡極便是影響人生計,哪知年輕人的價值是「做正確的事」比「生計」更重要。兩者都在用各自的價值觀而難以溝通。

然而樺DEE自嘲這都是「識教人唔識教自己」,原來他已半年沒跟父親說話。他憶述從小爸爸忙於工作,媽媽不擅與孩子溝通,回憶中就是孤單地成長,長大後釀成與家人的溝通鴻溝。媽媽亦曾質問他為何可以對不認識的人咁關心,回家卻冷漠對父母。縱無言而對,樺DEE選擇坦然承認自己與家庭修復關係是漫漫長路,「對現在的我來說,回家前給媽媽打個電話問她要不要外賣,已是好大勇氣。」不過亦也許因為這份感同身受,他更能以同理心來面對到街站傾訴的人。

Joanna亦因為政見不同與家人爭執,同樣也有被家人指對外人好過家人,而她總會對家人回應說:「正因為你是家人,不是別人,我好重視你、好介意你是否明白我。」但她亦說在街站擴闊了自己,明白到「理解」、「認同」、「支持」是3件事。不過她也認為自己不懂表達,好多說話講不出聲,只能化成吵架冷靜後一碗熱騰騰的糖水。

樺DEE盼望家庭內有尊重,包容不同政見,家庭有基本的功能,不值因政見衝突而催毀,而Joanna則稱:「言論自由重點不是我可以講幾多,而是我可以聽到幾多聲音。」她認為家庭應該是避風港,和而不同才是出路。

延伸閱讀:

過半港人精神健康不及格 家庭對立教師離家出走

【社會紛亂】 精神科專科醫生建議 防護急性壓力反應與家人相處法

(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