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夢想】麥頌筠愛上舞臺一去十年 深嘆虎媽文化帶來反效果

青年人選擇行業,初時可能沒有太大的考慮,可能見步行步,父母或老師的意見,未必是他們重要的考慮,多數是因着面前的機會,但多少人會循着自己的興趣,一去十年?麥頌筠(Miyuki)在中英劇團當上「執行舞臺監督」這個岡位,找到屬於自己的工作舞臺。

中英劇團是本港一個資深職業劇團,歷年推出的作品多不勝數,而麥頌筠(Miyuki) 身為劇團其中一位執行舞臺監督,曾參與製作的舞臺劇也為數不少。

暑假因緣際會接觸舞臺行業

Miyuki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修畢公關及媒體事業高級文憑課程 (現為「公關及數碼傳訊高級文憑課程」)後,卻從中發現自己醉心於幕後工作,例如課程中常要求學生在課題中運用影片剪輯技巧,此類工作大多由Miyuki負責。而且在課程中學會的後製修圖技巧直到現在仍大有用處。再加上暑假時因緣際會接觸舞臺行業,從此Miyuki便與舞臺工作結下不解之緣。

執行舞臺監督最主要的工作是確保溝通, 而台上的清潔和還原工作也需要他們負責。

入行逾十年,言談間不難看出Miyuki對舞臺工作的熱誠不曾消減半分。被問到對哪齣劇的印象特別深刻,她的回答是《天虹戰隊》。此劇由本地著名女演員萬綺雯主演,主要講述在一間破爛不堪的學校裏,一群年輕人和老師校長努力求存的故事。Miyuki對此劇印象深刻,除了因為這是一場真正有現場樂隊表演的音樂劇,更因《天虹戰隊》故事意義深遠,發人深省。

「其實我們也有表演慾,不過我們會在幕後透過協作表現出來。」據Miyuki所言,執行舞臺監督最主要的工作是確保溝通。在排戲的時候,Miyuki需要清楚記錄每個演員的走位,以及導演隨時改變的想法,然後再跟燈光組、音響組、道具組等工作人員協商。此外,台上的清潔和還原工作也需要他們負責。如果場地還原得不好,則會影響劇團未來預訂場地的效果。

堅持留下逾十年為的是開心

Miyuki續指,舞臺行業的工作環境其實並不算好,薪酬不高,工作時間也不穩定。既然如此,又為何堅持留下逾十年之久?她說「為開心」,她認為:「如果不開心就不應該停留」,工作如是,讀書也應如是。就像她明白自己溝通能力和語文能力不佳,雖然學院的公關課程會使有關的能力提升,但她認為自己並不適合做公關,於是畢業後便毅然投身舞臺,活學活用。

舞臺行業淪落至近乎蕭條的地步,其實背後的原因也顯而易見。Miyuki認為,政府在文化保育及推廣方面所推的政策完全不支持本地舞臺行業。而最根本的問題,卻是源於觀眾身上。她指出,當舞臺劇帶出的信息稍為艱澀難明,觀眾便紛紛說「看不懂」、「不明白」,這可能是與近數十年來港人的娛樂習慣有關。

虎媽文化造成孩子討厭舞臺劇

此外,近年在本港興起的「虎媽文化」也是因素之一。Miyuki指出現在有不少港媽都會帶孩子觀看舞臺劇,意圖增加孩子的文化修養。這雖然為劇團帶來更多的觀眾,對孩子而言卻未必是好事。因為年幼,孩子未必能完全接收舞臺劇帶來的信息,這甚至會造成孩子從此討厭舞臺劇的反效果,得不償失。

不過,中英劇團一直以來推行多不勝數的戲劇課程和計劃,對象不分年齡,例如提供予本港中、小學生參與的「青少年戲劇培訓」,以及主要讓老人參與的「口述歷史計劃」。這些課程和計劃務求令本港各階層加深對戲劇的認識,把舞臺藝術發揚光大。Miyuki更指,這些計劃確實提高了不少年輕人對舞臺藝術的興趣,曾有中學生主動詢問她關於舞臺工作的問題。由此可見,舞臺行業在前人播下的種子,已經悄悄發芽。

Miyuki認為舞臺行業淪落至近乎蕭條的地步, 是源於觀眾身上。

「舞臺劇是故事,舞臺是載體。」對Miyuki而言,同一齣舞臺劇出演一百次,便會有一百種面貌,而舞臺這個載體會把這百種面貌全部真實地呈現出來,使舞臺盛載人生百態、風土人情,還有溢於言外的思想和感情。也許當種子長成參天大樹的時候,不僅表演者能在台上風華絕代,連舞臺藝術也能在觀眾眼前大放光彩。

(撰文/潘詠施、呂碧妮、劉伊穎、何詠欣、鍾宏量;圖片/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