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有辦法】無聊中遊戲

許多兒時的玩意,甚至自創的遊玩方式,都是花錢少少,歡樂卻大大的。

無聊的時間最難打發。有人睡覺,有人打機(電玩),我卻覺得可以趁此機會,與孩子玩些不用花錢,又可動動腦筋,甚至招來開懷大笑的遊戲。
比方說,玩「猜猜我在想甚麼」。玩法很簡單,就是出題的一方選中所處的房間(或公共汽車車廂、機艙,諸如此類)中一件眼目可見的物品,如櫃子、椅子、海報之類,作為猜估的對象。猜的一方要用一些只能答是或否的問題,進行「盤問」,諸如:
「你選的物品是紅色的?」「是。」
「是正方形的?」「不是」
「圓形的?」「是。」

如此這般,推論下去,直至猜中答案為止。也可以換一個方式,變成「猜猜我在唱甚麼」,以只彈第一二個音作開首,讓對方猜下去。甚至可以玩「猜猜我在寫甚麼」,方法也是近似,先寫心中所想的那個字的第一劃,第二劃,直至猜中為止。這種遊戲不但能打發時間,而且透過提問,還可以訓練孩子思考分析與表達能力。

另一個可以一試,而且愈玩愈開心的,便是「量一量,度一度」。

那日赴京旅遊,三個小時的旅程,與小妮子困在窄窄的機艙內,孩子嚷著要玩「紙牌」,我靈機一觸,便建議與她玩這「量度」的遊戲。先度的是大家的腳,繼而小腿,都是彼此靠攏便立見長短,未幾,我建議難度加增,要量度嘴巴、鼻樑、舌頭,甚至大家的兩隻大門牙。

「怎麼度法?這兒又沒有尺?」她瞪大眼睛問。
「窮則變,變則通。當你甚麼也沒有的時候,就得想想辦法,找把不一樣的尺子來啊!」

結果,在餐盤中找了一張紙巾,用來量舌長嘴闊;孩子很快便有樣學樣,找了一根牙簽,然後叫我張開嘴巴,讓她量量我的兩顆大門牙。我那張大口露出門牙的趣怪表情,逗得小妮子呵呵大笑至前仰後翻起來。

這一代的孩子,最愛嚷「無聊」,喊「苦悶」,於是跑去「打機」,讓感官愈刺激愈麻木。許多兒時的玩意(如拋「馬子」,十字架豆腐),甚至自創的遊玩方式,都是花錢少少,歡樂卻大大的。在我們拼命提倡多元智能教育的當下,也許該是復興這些簡單遊戲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