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父母不要怕孩子被欺凌

暑假接近尾聲,一批警政界人物大聲疾呼,擔憂其警察子弟回校後會遭受同學欺凌,又要成立關注組,又要搞熱線,甚至有人買了一個平安鐘,有事按下,很快會有警察。九月一開學,更煞有戒事的,在有不少警察高層子弟的學校門口擺下警車。最後卻是一班罷課的同學被警察盤問,查身份證,有部分行動更直接被警員阻止,過程中更有學生受傷被送上救護車。

大家很自然會問之後的日子,警察是否每天開警車巡邏?是否每天為子弟不受欺凌,到處查學生身份證?社會清楚看到,警隊本身彷彿連自己的家人也保護不到,所以才用如此情緒式的方式表達,在心理學上,可以說是自我防衞機制,面對眼前的恐懼,產生過份保護,敏感的反應,以非常誇張的嚴密的手法,企圖去減少自己的不安。

不過,每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也有與不同的人產生磨合的過程。有時人與人之間,有衝突,排斥,甚至杯葛也是正常的事,特別是學校這個小社會中,是人生中的一個部分。這些事的出現既然是正常和不可避免,我們就應該將之當作是孩子必經的考驗。

同樣面對被同學改花名,互相取笑,甚至在即時通訊工具鬧交,有些小朋友能一笑置之,有些以沉默應對,有些則高調回應。為甚麼會有分別?

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我復元機制,可以有能力獨立面對這些不同的事情,作為家長,在旁邊等候,陪伴,聆聽,扶持,同行就好,到事非得已才出手,處理孩子的情緒和想法。過多的干預,不少研究指出,反而會妨礙他們的成長。外國就有種叫「雪花孩子(snowflake children)」的不良狀況。

雪花孩子的父母管理孩子到一個極致,就是會為孩子出頭,例如孩子在學校生事,會走出來反過來投訴學校,會替孩子去面試大學,見工,有事也會替他出頭。這種家長以為減少孩子這些麻煩,為他們鋪一條道路,其他的問題就自己背起。

聽起來很偉大的父母,最後卻令孩子無法經歷困難,人生反而變得脆弱,一點問題也不懂得解決,遇上困難就等候父母的「拯救」,遂變成「雪花」般容易被傷害。這不但對孩子不好,對家長也不好,因為家長每天要神經質處理孩子的問題,久而久之也變得不健康。事實上,香港社會有很多寵愛孩子的父母,他們以為子女在學校遇到些甚麼不平的事,就打去學校投訴,害怕自己孩子遇上甚麼不幸,往往過份敏感,反應也過大。這種企圖以「大人的意志」去操控小孩的做法,到最後往往適得其反。正如我們看到,不少網民笑言大家不但不會傷害警察的子女,反而避之則吉。如此看來,最後孩子們仍然受傷害。

有輔導員建議,家長望著孩子面對人生中不同種類的困境,第一件事不是要幫孩子解決問題,相反是要檢視自己的內在情緒。如果看見孩子有困境,自己會擔憂,就要開始平伏個人心情,想想這個擔憂的心從哪裏而來,漸漸很自然發現,其實有情緒只是家長自己。

孩子們和朋友相處倒是一點問題也沒有,但自己卻杞人憂天,甚至出手干預孩子的生活,恐嚇他的同學。這豈不是畫蛇添足嗎?

萬一孩子回來真的有情緒問題,在陪伴的過程中,更重要的是展示父母如何合宜地分析事情,處理感受,然後將整件事交還給孩子自己處理,孩子才會成長。

當然,如果作為父母,仍然有屬於自己的擔心,實在應該尋求輔導,因為自己的情緒不穩,除了影響自己,更會影響孩子。學習照顧好自己,才有能力照顧身邊最愛的人。

(撰稿員/林育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