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現象】父母要做好準備 才開始兩代對話

(特約評論員林育昌)這周新聞重點,都在「開學」兩個字上轉。教育局向學校出指引,強調反對罷課,要清楚告訴學生相關的校政,建制派組織鬆散的關注組,聲稱要幫助有機會受言語、肢體欺凌的學生,例如警務人員的孩子。有教育界人士擔憂當前線抗爭者重回校園,會無心向學,向老師等權威作出挑戰,情緒或會失控。

開學已經成為有教學界朋友頭痛問題。近日在準備開學的所有教育界朋友,除了要準備日常開學行政,還要處理罷課安排。除了準備學校的立場,更要準備不同機制,處理不同立場同學、老師、以至家長們的情緒。開學本來已經情緒爆發的高危時期,再加上政治事件,就更令人擔心。

或者你會懷疑這擔心是否過慮,但近日有學者做焦點小組研究,深入訪問30人,學者用了一個量表,去測驗他們的身體和生理徵狀有沒有受近日事件影響,結果發現73%被訪者有輕度至嚴重程度的影響,其中27%出現嚴重影響身體及生理的徵狀,17%出現非常嚴重影響身體及生理的徵狀,只有27%沒有被影響。可見整件事在青少年的年齡層幾乎已經是「全城關注」。

更令人擔心的是,居然有約10%的參與者表達經歷的生理及情緒狀態,與創傷性後遺症 Post Traumatic Syndrome Disorder (PTSD)的癥狀相近,癥狀包括:1. 反復出現的哭泣,2. 出現與暴力場面相關的幻聽及幻覺,3. 發噩夢及 4.持續性失眠。負責研究的香港恒生大學助理教授徐麗雯表示情況算嚴重,因為PTSD本來應該是經歷過戰爭等非常嚴重的事情才會出現,但現在可能因為同學常常在抗爭現場,或者不斷收看抗爭現場以及相關直播,令他們心靈受損。

在眾多不同的情況中,他們發現如果參與者能將事件與家人分享,他們的壓力可以明顯地得到舒緩,而相反如果在家中無法抒發相關的感受,情緒就更壓抑,更易失控。參加者不願意在家中表達的原因有很多,但原來最令他們不想談的原因是擔心說出來會影響關係。由於整個訪問沒有問及參加者的政治立場,以及他們在整個抗爭活動中的參與程度,是故無法知道參與程度與情緒的關係。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家庭中如能不問立場互相分享感受,提供情緒的支援,是非常重要的。

說很容易,近日我們不難發現很多人都說要聆聽,要對話,但我們要留意,青年人不願意跟你談,不是無緣無故的。有時因為作為大人,習慣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當然不會跟你談;有時我們談的時候,帶著立場,帶著動機,要說服對方,最後當然不會成功;有時大人的談話,最後更會變成訓話,不要說讓對方說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實際上更似是高壓的指令;又有時,當衝突太大時,孩子們無心的頂撞,你又閱讀成為對自己的挑戰,欠缺一點情緒智商,對話又只會令事情變得更差。

是故,對談之前,必須要處理幾件事:

  1. 我以甚麼身份和他談?我是他的父母親,所以始終是愛孩子的爸爸媽媽,暫時我們得放棄自己的政治立場,單純因著愛,因著我們的身份,展開對話。
  2. 我們的目標是甚麼?我們的目標不是要改變這個世界,我們抱任何政治立場是次要,最重要是讓大家明白,對方都很關心你。我們談天的目的,是分享,是說出自己的想法,情緒,聆聽的一方,目標是體諒,明白,陪伴,而不是在為對方的說話判斷對錯,或者提供標準答案。
  3. 我們要準備好自己的心情,畢竟近月發生很多事,如果認真分享,孩子說的東西可能超出你所想象的很多,我們準備好接受他們做過一些你完全想象不到的事嗎?你願意即使他做了一些你不喜歡的事,你仍然愛這毎個孩子,先聆聽和接納,而不責備嗎?
  4. 你願意在聆聽後,即使他對事情的研判、想法、感受和你都不一樣,但你仍然因著他是你的愛子,替他守秘,讓他在安全的情況下分享,並與他同行嗎?

這四點說來很複雜,簡單來說,就是放下身段,平等溝通,關愛扶持。但要做到這些一切之前,我們要學習放下更多自己的已有思維,要有冒險精神,要有好奇的眼睛,重新去認識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女兒。這幾個月,深信他們一定有所成長。

延伸閱讀:

《學生身體及情緒狀況》調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