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爸媽生我的年紀】有孩子的媽像個寶

(圖為迪士尼動畫電影《花木蘭》劇照)

我媽根本就是個女強人,是亂世中的花木蘭,戰場中的指揮官,是為國家矛盾斡旋的外交家,要不就是萬人企業的CEO,所以把一個CEO放在一家五口的小家庭裡面,確實沒有太多高中低層員工可以使喚,只能勉強當個女管工,說到尾「都是我們不好,對不起老闆」(開玩笑啦)。

我媽最強的技能是就算外星人在她身旁出現,她也可以閑聊著閑聊著,然後羅茲威爾大眼人(其實《聖經》沒有提過外星人)也會被她帶到去講她剛剛在街市裡買的半打橙。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像X檔案的外星人來到地球遇上我媽,會忘了把她擄劫,亦忘了要實行研究人類甚至毀滅星球計劃,「它」反而會跟我媽媽聊她手上的橙。

自我出生之後,我媽在我見證之下,當然最常談到我,由我讀幼稚園、小學、中學會考及高考成績都是我媽的日常用語,到往後進了香港大學、在商業電台工作,到有免費票去看蔡琴演唱會再到近年做保險、有更多收入和時間與他們去日本旅行,她總是在我不知情之下,跟四周的人說我的事,或者如日本小說《沉默》主角神父所講:「我的一生也是訴說著祂的故事」。我的一生也是在訴說媽媽的故事,因為她總在我背後。

還有關於換肝的事,我媽就像是最先進的電腦,不用LOADING,不假思索就能夠把她當時覺得我最好最乖最讓她驕傲的地方在三十秒內總結出來,讚賞一番。

請想像我媽疼我的程度是:外星人遇上我媽,她也會談起我,還有那半打橙。

希望媽媽有機會跟耶穌見面也照樣談起我。

別人說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我倒說有孩子的媽像個寶寶,因為一個人有了寶多高興,實質阿「寶」自己沒反應。

但我這個寶還是懂得感謝媽媽,因為我是她放棄工作之後的大PROJECT,終身制的,我也希望她為我而驕傲,不是因為我得到了多少,而是因為我付出了多少。

我想讓媽媽在永遠不會改變的角度下,仔細看看我被神陶造後,改變了多少,那才是值得驕傲的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