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天失明青年   平常心看世界

年青人常被鼓勵要放眼看天下,如果失去視力,還能夠向世界出發嗎?Curtis沒有因為失去視力而失去視野。他,能夠讀大學,能夠遠赴以色列增廣見聞,能夠身體力行關心社會、愛護家人和朋友,能夠做很多有意義的事。

Curtis本來視力正常,2012年因病致視力急劇退化,目前只能憑光感分別日與夜。他失去視力後轉往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就讀,之後以不俗的成績成功考入中文大學社會科學系,暑假後將升讀二年級,並揀選了政治與行政學系為主修科。

他的學業與生活

去年升上大學,他主動報名參加O Camp,但他同時要參與音樂劇的排練,最終未能分身去O Camp。開學後,他加入了校內團契、合唱團,較早前到以色列參加學習團。今個暑假,他除了要實習外,還忙於排練一個以社會共融為主題的舞台劇,暑假後到不同學校巡迴演出。

以前,他是天文台發燒友,密切留意颱風的消息,失明後,這個興趣相對減低,取而代之是聆聽電台的時事新聞節目,不知不覺間對社會性議題十分關注。至於將來想做甚麼職業?他目前未有計劃,「將來先算」。

他跟時下青年人一樣,平時會拿着手機瀏覽社交媒體吸收資訊或與其他人即時通訊。他解釋,雖然看不見,但透過社交媒體一些本身的功能,失明人士能夠聽得到媒體的內容,包括照片中的人物及物件,可以隨時跟別人互動。

Curtis後天失明,但他沒有放棄自己,繼續做好本份努力讀書。(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感激家人與他同行

由失明到現在,他從家人、朋友身上得到許多鼓勵、支持和讚賞的說話。「我會說句多謝回應他們,但我知還未足夠,會做好自己報答他們,例如注重學業。想起一件事,在我開始用白杖的時候,曾聽說普通人被白杖碰過會行衰運,那時候心裏疑惑家人是否介意我的白杖。直至有一天我與外婆外出,一時忘記帶白杖,外婆竟主動幫忙取回白杖並親手交給我,雖然只不過是一件小事,卻令我很意外和感動。」

Curtis對他的家人感激不盡,他在失明後,曾反思自己為何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部分原因與他從小不被家人批准玩遊戲機有關。「不少同輩,無得打機一日都好難受,慶幸自己從沒有愛上打機。我的興趣較靜態,喜歡音樂、閱讀,失明後對我的愛好沒有太大影響。」除此之外,他喜歡與家人一起外遊。

他知道家人一直憧憬他重拾視力的一天, Curtis說:「既然已成定局,我不會刻意去思考這個問題。現在已失去視力,想不定日後有其他東西會失去,惟好好珍惜現在擁有的,活好每一天。」此時此刻,他只希望自己不成為家人的負擔,更不想別人把他的視力問題放大。

提醒自己拿出勇氣來

Curtis在失明初期,通常由家人陪伴四圍去,近1、2年來,他會自己一個人去街。回想起首次單獨外出的經歷,他記憶猶新。當時他從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回家,行得穩陣又順利,到了第二次再走同一條路線,他竟然錯過一個路口轉入而走錯路,經此一役,他提醒自己不要過於自信。「初時行路成日覺得行幾步會撞到東西,不過又覺得好刺激好好玩。未出街前,會想像很多可怕的畫面,出到街後反而不覺得驚。」

他使用白杖辨別方向,對於前往一些自己較熟識的地方比較有信心,試過某個原本熟識的地方有工程進行,行人需要改路前行,令他變得很緊張,幸得到路人指示方向,他才能夠順利到達目的地。

他直言,要主動開口請別人幫忙,會有些心理障礙,但他提醒自己拿出勇氣來,現在已習慣了去到邊、問到邊。事實上,他遇上的途人都是友善,好幾次,當他有點猶疑之際,有途人上前主動問他要往哪兒,並陪伴他前往目的地,對於別人的熱情幫助,他感到不好意思。

幾個月前開始,他得到導盲犬的陪伴,他笑說:「我和導盲犬都要互相適應對方。」其他過來人告訴他,要花一年的時間才達到順暢狀況,Curtis很有耐心地學習如何跟導盲犬同行。

繼續做好自己

常人心態,不幸經歷會為人帶來負面情緒,Curtis認為自己性格內向,雖不算樂觀,但一向能夠冷靜地面對大、小事情,縱使失去視力,他只不過繼續做自己。有些人以為他因後天失明才變得沉默,對於被人誤解,起初會感到不是味兒。「我是內向,不會為證明自己不受到失明打擊而表現樂觀,更加無理由刻意做到自己成日嘻嘻哈哈。」

Curtis有感而發,失明沒有帶給他太多的壓力,有時壓力來自他的性格。「自己比較敏感,重視別人的感受,說話時很小心,過後會回想剛才說的是否恰當,所以時常覺得很難說出心中所想。」有老師告訴他:「只要不傷害別人就可以。」他認為說時易,做時難,現在正學習如何在表達中求取平衡。

Curtis又提到,雖然他是視障,但不能夠代表所有視障人士。有人說:「這位視障人士做得到,其他視障人士都應該做得到。」他認為,自己做到或做不到,不等於其他視障人士跟他一樣。他最怕別人對他說:「因為你是視障人士,想問下你的意見。」他心想:「你是健視,唔通你可以代表所有健視人士?」

他明白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寄望別人不要給他加上標籤。

(撰文:何寶華)

c1
Curtis 喜歡到外地旅遊,他認為每次的體驗都帶來許多的反思。(相片由被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