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教曉我】第一次上茶餐廳的夢幻旅程

(特約專欄作家:陳進英)當我們習慣去連鎖式快餐店吃早餐後,港式茶餐廳是否已漸漸被淘汰?那天,我無意中去到新蒲崗這區,進了一間茶餐廳吃早餐,看到面前的一對父子,勾起我兒時的回憶,爸爸第一次帶我去茶餐餐廳吃早餐的情景。

小時候,對於西式文化的禮儀來說,可以是完全陌生。有一天,爸爸說要要帶我去茶餐廰,我聽到後既興奮又緊張,有點戰戰兢兢,因為那是我「咁大個仔第一次食西餐」,「第一次跟爸爸去威」。不知道你會否有這種感受,就是跟隨爸爸去「歷奇」這種親密感受。

現在仍然喜歡吃太陽蛋,也沒有考慮會否感染沙門氏菌。(圖片取自pixabay免費圖片庫)

我還記得當時吃的早餐係「經典A餐」,即是;火腿通粉+2隻煎太陽蛋+檸檬茶。我視之為奇妙之旅的開始,我嘗試描繪一下當時的情況。

  • 通粉:有窿的,覺得好神奇,食每一粒都嘗試吸啜中間的湯汁。火腿絲好美味而且好珍貴。
  • 太陽蛋:第一次學用刀叉,太陽蛋的食法也很神奇,小心爆破,因為是半生熟的,最好一口完全放進口裏。(當時也不理會吃生蛋黃會否感染沙門氏菌,其實現在吃煎蛋也喜歡這樣吃法,可能是兒時爸爸的身教,深入腦袋。)
  • 檸檬茶:爸爸教如果飲凍飲,必須肯定是煲過的沸水;若果是熱飲,飲檸檬茶是優勝過檸檬水,至少多了一些茶葉;而且檸檬片不要完全「篤爛」,因為當時的年代可以叫伙計加茶,即免費多飲一杯,也是資源增值。
  • 吃完後:第一次取單出去櫃臺付錢是最「刺激」,心情戰兢之餘,又怕忘記找錢 (最重要記得找,找幾多都無所謂)。

(編者按:香港的茶餐廳由早期的街邊大排檔,到50年代的冰室及較後期的茶餐廳,形成了香港餐飲業的獨特文化。父母帶孩子去茶餐廳吃早餐是常有,只是現在連鎖店式快餐店林立,取代了人情味濃厚的茶餐廳。茶餐廳內木卡位、絲襪奶茶、菠蘿油、蛋撻,都能勾起一種味道,一種情懷,而且一說出來,大家都能分享這共同的生活經驗,引起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