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藝術家】彭淑儀:環保藝術讓人學會珍惜

中秋節快到,彭淑儀(Agnes)利用家居常見的廢棄物料,包括蔬果網、舊報紙、舊廢紙、舊文件夾等,製作別出心裁的中秋燈籠和吊飾。Agnes 是一位藝術家,經常開班教授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利用廢棄物料做環保創作,她希望香港的小朋友甚至成年人學會珍惜。

香港地少人多,平均居住面積不大,有些人認為港童沒有足夠的地方和時間發揮創意,但Agnes不認同,她說:「在家中隨便取一件物件,例如廁紙筒、紙巾盒或包裹水果的蔬果網等,都可以讓小朋友發揮創意做小手工,而且有助他們訓練思維和專注力。」

促進親子關係

當小朋友手到拿來把廢棄物變為藝術作品時,作為父母的總有說不出的感受,並不其然流露出欣賞、滿足的表情,但不應到此為止。父母不妨身體力行,跟子女一起合作做創作,過程中彼此會更認識彼此,都是金錢買不到的。

別以為帶小朋友上活動班便盡了做父母的責任,因為小朋友的需要不只這麼簡單。「子女獨自做手工會感到孤獨,因為與父母之間沒有共鳴感,小朋友內心渴望得到父母的認同和鼓勵,更希望父母明白自己。」

家長簡單說一句:「好得意,點樣做出來?」小朋友已感到很高興,從而推動到他們樂於發掘,樂於創作,更甚是,開心的孩子有較多的正能量,萬一遇上挫折,也懂得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

培養耐性

是的,父母對人對事的態度,對小朋友的成長有深遠的影響,舉例說,不少家長習慣發施號令,要子女拿出工具自己一個安靜地做手工,其實說到底,有可能是他們不懂得與小朋友合作。

DSC07420
任何年紀的人都可以親手做自己喜歡的藝術作品。

當導師要求家長幫小朋友做剪貼,竟有家長擺出一副錯愕的表情,內心像說:「唔係呀?我都要做?」可知道他們不積極、不投入、不認真的表現,子女不知不覺全部接收,結果小朋友也以「交差」的心能參加活動。Agnes說:「我深信身教的重要性,創作並不是一下子可以完成,往往需要多一點耐性,如果家長做得到,他們的孩子也受到感染,並且培養出有耐性的品格。」

別妨礙孩子發揮創意

為何要利用廢物做藝術創作?首先要談談坊間可買到勞作材料包,小朋友只要跟足說明便可以完成一件勞作,Agnes不太鼓勵小朋友過份依賴這些材料包。「買材料即要消費,如果懂得用收集的廢棄物做材料,就等於節省金錢。」

現今,有許多家長比較闊卓,不介意付錢,但要思考一下,是否貪方便才買材料包?那麼,要求子女做手工的目的是甚麼?為消磨時間還是想他們從中學習?再者,材料包只需要跟說明介紹的步驟便能完成物件,沒有太多的創作成份,無疑限制了小朋友發揮創意。

說到創意,要留意成年人本身常常設有許多框框,以為一定要做到跟實物一模一樣,偏偏藝術無分界線,創作也沒有框架,Agnes希望父母以開明的態度,鼓勵孩子自由創作,孩子的得着更多。「有家長以為蘋果一定是圓,他的孩子卻畫了一個四方型的蘋果,這個獨一無二的創作,得到很多人的欣賞,家長才明白到原來自己的孩子非常有創意,不應埋沒天份。」她認為,有時候學習過程比成果更重要,雖然做了出來的東西不一定好看,但在創作的過程中小朋友會有很多的學習。

DSC07315
小朋友從藝術創作過程中發揮創意。

萬物的二次生命

每逢節日,周圍布滿裝飾,例如中秋節必定會掛燈籠,其實燈籠可以自製,像Agnes會用蔬果網、舊報紙、舊廢紙做燈籠,非常有創意,亦可推廣環保。

有些家長起初以為廢棄物一定是污穢,但當發現原來生活中有很多物件都可以做創作,他們很快便接受,並樂於給廢棄物一個重生的機會。「我認識不少家長,他們現在掉東西之前,仔細思想究竟該東西是否真的沒有用途,如適合的話,會留給子女作為做手工的材料。」

小朋友也一樣,見到父母非常珍惜每一件物件,會認識到萬物也有生命,學識珍惜,不會浪費。「每件物件製造出來都有其意義及用途,因此我們應好好利用和珍惜,盡量循環再造,給予它們第二生命。」

DSC07414
萬物皆有二次生命,好好珍惜每一樣的物件。

家長也有得益

家長的焦點多落在子女身上,但家長本身也可以從環保創作中有重大得着。有些成年人,原來小時候喜歡藝術活動,但沒有機會盡展所長,長大以後,透過與他們的子女一起做手工,他們重拾兒時的樂趣,亦幫助減壓。

DSC07334
與孩子一起做藝術創作,培養他們的合作精神。

另一方面,從事環保創作有助拉近一家人甚至與親朋戚友的關係。Agnes說:「例如創作時需要用到大量蔬果網,不是要去購買,而是主動向其他認識的人收集蔬果網,既能宣傳環保訊息,亦可為自己和別人打開話題,促進人際關係。」

DSC07395
物盡其用,設計出特色的牆上裝飾。
DSC07387
藝術創作絕對能夠美化環境。

Agnes 親手設計和製作的環保中秋燈籠和吊飾(「惜、式、色、識」手作裝飾賀中秋),由即日至9月14日可於以下地點免費觀賞:

  • TREATS-太古城道18號太古城中心2樓255號舖 
DSC07402

(採訪:何寶華/攝影:曾衛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