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爸爸】Michael :用十年時間學懂「有一種愛叫放手」

前言:Michael,一位「非常爸爸」。他照顧一位確診愛滋病帶菌的兒子已近十年。十年前兒子承認是一名同性戀者,雖然他已育有一個孩子,「出櫃」後即決定與媳婦離婚,不久兒子更獲悉是愛滋病帶菌者。Michael用這十年時間學會了一件事: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立的,任何意欲掌控另一個生命的方法都注定失敗。

快將七十歲的Michael看起來溫文爾雅,一臉慈容,很是與世無爭的模樣。完全找不到一點從前在職場的霸氣,更無法看出來他照顧一位確診愛滋病帶菌的兒子已近十年。

Michael大約十年前從領導崗位上退下職場,算是榮休。兩年之後,悉心栽培的兒女們均分別成婚,有自己家庭和事業。一生大部分的責任都完成了,正準備與太太環遊世界,享受人生。不料,結婚翌年已育有一子的小兒子,婚姻亮起紅燈,而婚姻出問題的理由更震撼了整個家庭——小兒子其實是同性戀者。

小兒子結婚生子,完全出於壓力,太太得悉真相陷入情緒困擾,幾番折騰還是離婚後,再發現小兒子患上愛滋病,病程或心理壓力造成小兒子極大的困擾,原本頗有前景的工作,因為不穩定的工作表現而被開除,終日把自己關在房中。Michael的「退休」生活,由始展開。

面對失去家庭和工作的小兒子,Michael也沒多餘時間處理自己面對兒子「出櫃」的感受,只不斷想為他解決眼前一個又一個問題,上網搜尋有關愛滋病的資料、見專家……反正想方設法先解決問題,個人的感受等一切「settled」再慢慢處理。多年以來在職場、在家庭,Michael也是如此去管理,一直行之有效……直至這次小兒子的問題發生。

無論Michael如何努力,沒有成果,愈想把小兒子拉出泥沼,他愈是把自己鎖在房門後面,嚴重的甚至三天三夜沒出房門。Michael的方法用盡了,並沒有幫助事態向正面發展,會否更惡化也完全不能肯定。結果,Michael用這十年只學會了一件事: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立的,任何意欲掌控另一個生命的方法都注定失敗。

Michael一直想挽救自己的兒子,既然無效,Michael決定不如救自己。

他決定由一杯咖啡打破僵局。他泡好香氣四溢的咖啡,等待兒子走出門口,咖啡杯旁的對話不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是咖啡的味道、不同的咖啡豆用甚麼沖泡方式。也許還是兩、三天才等到兒子走出房門,也不一定每次走出來也能一起泡杯咖啡,彼此的情緒還是會有起伏,更沒有任何現實的問題被解決了。可是,這二十分鐘的咖啡時間就會整個家庭帶來了改變。

「一個爸爸改變,可以令家庭改變。一個想操控一切的爸爸,或一個降服謙卑的爸爸。」Michael花大量的時間去反思,發現家庭之中,與兒子的相處質素、關係,比「兒子能否改變」更重要。沒有任何一個家庭成員是一個「問題」,要等待被解決,而是每個人按當下的樣式去彼此相愛,那才叫家人。

每個人按當下的樣式去彼此相愛,那才叫家人。

「我知道或許到生命終結這一切也不會改變,所以我的目標由改變別人,變成建立關係。我無法代替兒子去評斷目前的狀況,但起碼我自己感覺被釋放了。」Michael無法「管理」好一個家庭,一生幾乎沒一件事可以像小兒子般令他束手無策地,「但我想感謝我的兒子,多謝他出現在我的生命,令我知道甚麼是謙卑、令我知道甚麼是真正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