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現象】聽到連儂隧道的告示貼在說話嗎?

(特約時事評論員:林育昌)將七彩的告示貼貼在大埔墟火車站外的行人隧道,連綿超過100米的一條「連儂隧道」,成為很多人特意去大埔「打卡」的聖地。在告示貼內的叮嚀、囑托及訴求,當局有否「收到」嗎? 

行人隧道內的告示貼數以千計,如果非正式統計被撕了又重貼的隨時過萬,當中聲音、訴求清晰,除了所謂的「五大訴求」外,還有同行守望的一個都不能少、互相支持打氣等,除了有告示貼外,更發現有人用包書膠去保護這些告示貼。這種類似民主牆的設置,有說政府應該很快就會以各種的名義去將之「清理」掉。問題是:這種東西的出現,代表着甚麼?

¶ 吿示貼背後藏着各種心意

將告示貼放回家中,有時就是父母告訴孩子「雪櫃有湯」,「零用錢放在檯面」,或者孩子告訴父母「請簽回條」和「今晚不回家食飯」。當然,今時今日這些內容可能早就改在即時通訊工具中發放。

告示貼的功能清楚的,是指示、提示,用作簡單溝通,一張告示貼不會寫一百幾十字,但短短的內容,七色的紙張下,是關心;是提醒;是溫柔;是醒目的。我們也習慣了看到這些字條,就明白這些指示背後的各種心意。

近日不少人走到這條著名的「連儂隧道」,除了「打卡」,很多人也認真的一字一句去閱讀,有些朋友讀到半路,停下來,有些暗自落淚,有些在路旁也找一張紙一張筆,就寫起鼓勵的說話來。寫的人和看的人互不認識,卻像家人一般,將大家想說的話留在這隧道之中,成為眾人的支持,也為對方打氣。

¶ 借來的時間 借來的地方

偶然也有一些寫負面的說話的留言,旁邊會有一些安慰的話,彷彿就在看對話一般。這是即興的、流動的城巿風景,又因為誰都知道終有一天,這隧道會被「交還」,大家更迫切的,想將未說的話說清,將未了的心願留在這個空間之中。

寫告示,有時也是心存寄望的。正如媽媽明明寫了告示提醒孩子雪櫃有湯,可是翌日看見雪櫃的湯原封不動,也會心中有氣,想要責難一下正在熟睡的孩子,但看見他疲憊的身軀也於心不忍。如果告示沒有產生提示的內容,做父母的,做子女的,有時也是等候他回過頭來,看到對方的需要,就因着愛去配合,溝通,令整個家庭融恰相處之道,有時也就是因着明白,那憤怒只是一時之氣,訴求得到滿足,家庭轉趨和諧。

¶ 如果只「已讀不回」令人心淡

相反,如果每次貼告示,沒有人理睬,那麼媽媽為着誰去煲湯?收了家用連一聲謝謝也沒有,有時也是特別不是味兒的。有說人對着最親密的人,是最直接也最不修辭,但基本的禮貌,感恩,知足和關懷的心,還是應該要有的,否則一次又一次的「已讀不回」的雙藍剔,只會令人心變得冷淡,家就自然散了。相信這不是任何人樂見的。

所以,隧道中他們貼的告示,應該要去看看的人,看到了嗎?

(編者按:筆者為資深新聞從業員,曾在多間中、英報章工作)

IMG_8480
大埔墟火車站外的連儂隧道吸引遊人瀏覽拍照。(圖片由攝影師 蕭雲拍攝)
IMG_8472
將軍澳民曲里的連儂牆,也是十分壯觀。(圖片由攝影師 Daniam Chou拍攝)
IMG_8475
將軍澳民曲里的連儂牆,堪與連儂隧道相比。(圖片由攝影師 Daniam Chou拍攝)
IMG_8444 1
粉嶺火車站外的連儂牆吸引幾位學生駐足觀看。(圖片由《風新聞》記者拍攝)

新聞背景

連儂牆起源

連儂場原指捷克首都布拉格一幅塗鴉牆,1980Beatles成員的約翰連儂被槍殺後,有人在牆上畫下他的肖像和詞作,其後紛紛效法。80年代後期,民主運動席捲東歐,年輕人透過約翰連儂的歌詞,表達對自由的期待,反對共產政權。連儂牆塗鴉自此不限與連儂有關,變成社會爭取民主自由的標誌。

香港連儂牆

香港的連儂牆指的是2014年雨傘革命和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期間所產生的民主拼接牆,位於金鐘夏慤道香港政府總部。連儂牆是當時金鐘「佔領區」的主要地標,也是一個要求特首選舉民主化的集體重大雨傘運動藝術作品。

2019年的連儂牆在6月12日至7月2日產生。除了政府總部外,中信橋和夏慤花園平台通道也成為連儂牆。主要表達對示威者支持和反對《逃犯條例》的心聲,以及設臨時靈堂悼念3名反修例而自殺的示威者,期間亦有人發起悼念活動。

在6月30日舉行撐警集會期間,有集會人士破壞撕走政府總部旁的連儂牆,以及逝去的反修例人士梁凌傑和盧曉欣的憑弔區。到晚上市民重新佈置現場。7月2日,政府派出工人清理,有年輕人響應號召收拾,作為歷史記錄。

其後,各區市民亦在多區發起重建「連儂牆」行動,令各區市民可以留言,為香港打氣。其中以港鐵大埔墟站附近的行人隧道的連儂牆因各通道牆身都貼滿彩色便利貼,被名為「連儂隧道」。

(資料: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