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價值】爸爸的挑戰:如何作言教及身教

(特約專欄作者:陳進英)我今早親身經歷了一次「道德批判」,事緣因為剛剛送完小女返學,經過地鐵站ok便利店門前,見到有一位女職員以瘦弱的身軀攔阻一位男士離開店門前, 我「八卦」停留一陣了解,得悉係嗰位男士疑似高買被捕。 

當時分店只有兩位女職員,因正值上班高峰期,一位正忙着收銀工作,剩下只得一位瘦弱職員攔住小偷;而有一位路過的嬸嬸加入相助,以防小偷逃脫(若我是那位小偷應該可以輕易推開兩位女士離開),所以我決定停留,就是預備有逃脫這一幕發生。

事發後店方已立即報警,當時只等候警察來臨。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幕真的在我面前出現,我下意識就將小偷拉住推埋牆角,等候警察來處理。

花生友路邊「審案」

然後我在角力之時,有花生路人經過,花生中有人覺得應該畀佢一次機會放佢走,店員解釋:「他不是第一次偷嘢,已經係多次了。」路人再續:「都係姐,人地可能有病係病態呢……好陰功……」然後我等到警察到來,隨即將小偷移交警察,警察打開他背囊搜查時發現,袋裏面有大量麵包飲品。然後路人紛紛開了多個小組、兩三位一組討論案情。

事後我自己思考,花生路人要求我放過小偷,結果我沒有,小女如果當時在場,目睹爸爸如此「兇狠」,擸住匪徒不放,而路人甲乙丙丁都批評我沒有同情心,在這「道德高地」之爭時,年幼的女兒會明白爸爸嗎?因為小偷的背囊搜出的,又真是醫肚餓的麵包與飲品。

平時我會教女兒要有同情心、憐憫弱者,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但我今次狠狠地擸住匪徒,又不理路人甲乙丙丁說的好話,與我平時所說的看似有所不同,而她目睹的「身教」,可能會短暫摧毀我平時在家教導要「好憐憫」。

什麼是行公義?

我嘗試在facebook上與朋友分享我這次經歷與「疑惑」,有朋友留言一語中的:「路人的道德批判是廉價的」。也有朋友提醒:「任何人犯案都有個人認為合理的動機的,因為世界上是沒有人會為咗做壞事而做壞事。」。另外也有專業做連鎖店店員培訓的朋友留言:「法律上已有充裕地給予初次犯高買案的人酌情,初犯只會罰款加上守行為,除非有犯案記錄或是再犯,所以請相信警察的執法。若果你沒有幫手,當時的店員其實是更無助的。」

看畢朋友的留言,讓我對事情更加立體,對當中的問題更加掌握,釐清了我的疑惑,深深明白家庭價值就是言教加上身教,作為父親或者一位好公民來講,就是必須在自身環境安全底下見義勇為。翌日我與小女分享爸爸呢次「行公義」的想法及心路歷程,更深深明白平日的言教加上身教,永遠是對孩子的最佳教育手法。

(編者按:作者分享了他對教育孩子的方法,正正帶出一點是家庭價值就是「言教再加上身教」。你們又怎樣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