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志爭婚權案】政府 :無憲制責任承認同婚

本港首宗爭取同性婚姻的案件,今日(29日)繼續在高等法院審理,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坦言,無論法官個人取態如何,不能繞過《基本法》對一男一女傳統婚姻的最高保障,直言法例並無基礎承認同性婚姻。

化名MK的29歲女同性戀者,以《基本法》賦予人人平等,和保障港人結婚權利為理據,司法覆核政府要求法庭批准同性婚姻或任何類似婚姻的民事結合制度,讓港人能在本地與同性伴侶結合,MK連續兩日未有現身法庭,由代表她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陳詞。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黃繼明表示,《基本法》第37條所指的婚姻,由始至終只指一男一女的傳統婚姻,特區政府並無憲制責任,承認同性伴侶結合,再加上終審法院近年案例,包括W案和QT案,終院明確表達需要維護一男一女婚姻的獨特法定地位,故MK一方指政府有責任為同性伴侶提供民事結合等的替代方案,是大錯特錯。

主審法官周家明數度詢問,《基本法》亦保障人人平等政府有何法律基礎,禁止同性伴侶結合呢?詢問能否發展結婚以外的方式,例如民事結合來承認同性伴侶關係。

政府:一旦讓同性伴侶入閘 與婚姻無異摧毀婚制

黃繼明則解釋《基本法》在法律上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對本港法院有約束力,既然憲法已規定「結婚」只屬一男一女,法院不能繞過《基本法》,讓在男女以外的二人(例如男男或女女)「入閘」,因為此門一開,他們變相獲得與婚姻同等的一切權利,稱結婚抑或民事結合只是名義上的差別,已完全推翻上訴庭以至終審法院,明確維護婚姻的制度的清晰案例。

黃繼明重申法官不能「掩埋雙眼」只看自由平等原則,而無視《基本法》一早賦予婚姻的特殊性,因為結婚並非二人的私人合約,是受法律保障的社會制度,對社會制度具深遠影響。假若法院最終判決政府敗訴,婚姻制度被動搖和摧毀,同性伴侶仍要等政府和立法會,經一定程序制定相關法律和政策,由政府決定「如何做」和「何時做」,法院亦無權干預。

法官:無論個人想法如何 必須按案例裁決

法官周家明指明白這對社會的影響,他同意即使自己的想法與案例有別,他仍然要忠於上級法院的判例作裁決。黃繼明重申無論QT案和梁鎮罡案例,上級法院亦明確表示目前婚姻的獨特地位無可爭議,加上回顧《基本法》的起草文件,草委會成員當時從未考慮過異性戀以外的婚姻關係,而《香港人權條例》第19條更加訂明結合家庭者為「男女」,籲法官無權深究,企圖推翻《基本法》的立法原意。

至於MK一方指同性婚姻是全球趨勢,法庭應順應這個潮流。政府一方反駁指目前全球只有30個國家或地區承認同性婚姻,相比聯合國有193個成員國,30個地區只是少數,而台灣是唯一一個亞洲地區實施同婚,認為美國、南非等案例,與香港法制上有衝突,要求法官不需要考慮。

MK一方又指《婚姻條例》是英國殖民時代引入法例,基督教價值根深蒂固妨礙宗教自由,政府反駁指《婚姻條例》第40條,列明「婚禮屬基督教或相等形式」,是指無論在教堂或政府的婚姻註冊處註冊,均屬有效婚禮,與基督教價值取向無關。黃繼明反指,在全球所有國家無論伊斯蘭或佛教國家,都規定婚姻屬一男一女,直至2001年荷蘭允許同婚後,歐洲等地對婚姻的定義才產生改變。

案件原定審理兩天,惟雙方大狀至下午還未陳詞完畢,聆訊明天(30日)繼續。

相關新聞:【女同志爭婚權案】【MK案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