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同性結合案 官拒批宗教團體變性人介入 下月開審

MK是一名女同志的代號,她入稟以司法覆核(Judicial Review) 挑戰香港《婚姻條例》,只容許一男一女結合,剝奪她和同性伴侶的婚權或結合權利,指違反《基本法》和人權法,案件排期下個月廿八至廿九日審理。

開審前夕,八個宗教團體和個人,本月相繼向法院申請介入訴訟,法官周家明今日(23日)用一個早上聽取各方陳詞,並於下午頒下判詞,否決所有介入者申請。到底MK案為何如此矚目,引發天主教香港教區、明光社和「彩虹之約」教會介入? 他們在庭上的陳述互為關連,又如何各自理解婚姻定義和涵意?

明光社和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委託何宇浩大律師(左)指,允許同性結合將會徹底改變社會結構。

天主教教區罕有入稟 指同性結合違反家庭自然組成 憂產生逆向歧視

代表天主教香港教區大律師陳詞指,香港《婚姻條例》概念源自基督教對婚姻為一男一女結合的定義,教區須向法庭補充宗教角度對婚姻的釋義,並解釋社會由家庭組成,一旦法例允許同志結合,對家庭組合定義亦隨之瓦解,破壞婚姻等同破壞家庭,促請法庭不要單純依重法理考量本案,呼籲法官「看闊一點」,並指出最少六十萬一千信奉基督教的市民,都持有同樣的看法。如允許同婚,教會或教堂受法例所限,可能被迫為同志舉行婚禮,否則被告歧視。

明光社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委託同一位律師指,允許同性結合將會徹底改變社會結構,亦引述明光社民調指,七成受訪市民對香港實行同性婚姻有保留,明光社作為基督教團體,能提供多年累積的調查和數據協助法庭,而家校關注組亦提出同性結合影響兒童被照顧的權利。

同志友好教會組「彩虹之約」 提供多元看法

法官在頒詞透露,多間教會包括九龍佑寧堂基恩之家香港基督徒學會等組合「彩虹之約」,在得知天主教教區、明光社等團體入稟後,法官形容「被激發」申請介入,令團體及個人介入申請者增加至八名。

「彩虹之約」團體的代表大律師蔡騏指,法庭應允許不同意見的教會介入。

「彩虹之約」團體的代表大律師蔡騏在庭上簡單陳詞,他指如果法官允許宗教團體介入,代表包容同性戀傾向及性小眾的教會,包括在香港有過百年歷史的九龍佑寧堂,亦有同等權利介入,提供多元看法,但他並未進一步觸及或回應同性婚姻在法理上依據,他說留待法庭批准介入時會提交書面陳詞。

跨性別梁詠恩以個人身份入稟,律政司和代表MK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分別反對和贊成她的法律觀點,雙方意見相反。

律政司反對跨性別女同志梁詠恩申請 對其餘團體保持中立

跨性別梁詠恩以個人身份入稟,代表她的大律師Tim Parker,在庭上仔細解釋她的身份和本案有關連,指梁詠恩本身是男性,經性別重置手術後變性為女人,而她的性取向仍舊喜歡女性,故她的獨特情況是「跨性別女同志」(Transgender Lesbian woman)。代表律師進一步指出,她受W案影響,由於她已變為女性,所以她在目前《婚姻條例》下不能與另一名女性結婚,在沒有同性婚姻的前題下,她所代表的跨性別群體,只能在變性或結婚之間二擇其一,Parker 強調她需要介入本案,令法庭知悉跨性別群體的法律權利如何被剝奪。

代表律政司大律師馬嘉駿指,律政司認為梁詠恩跨性別背景,與本案僅處理同性戀情況無關,反對她申請介入,並進一步指她想結婚但不能夠進行只是假設,因為她從未申請結婚,認為她的情況應另立案件處理,而律政司對於其他宗教團體介入,保持中立,未有反對。

代表MK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則與律政司剛好相反,她支持梁詠恩介入,惟反對天主教香港教區、明光社和性傾向條例家長關注組介入。李志喜指,本案明顯具爭議性,意見兩極化並無共識,她引述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度開啟禮陳詞指,「法院職能只處理法律議題,別無其他」,如容讓宗教團體介入,法庭不單陷入在社會、宗教甚至神學理論作判斷,認為法庭不應該冒險遊走於與法律不相關的領域,否則陷入無邊際的討論。

李志喜亦指出社會上存在「恐同」組織,提出不真實的資料散佈反對同志的言論,故她反對其他團體介入並獲取與本案有關的資料,擔心MK女同志的資料洩漏而受害。代表天主教教區的律師反駁指,教內不存在「恐同」,亦引述教牧的文章同性戀不是犯罪的說法。

法官周家明於中午聽畢各方看法,延至下午頒下判詞,法官指,MK案主要涉及基本法和人權法例爭議,MK和律政司雙方已呈交大量資料和案例,觸及婚姻在基督教下的含意和婚姻概念的演變,認為其他團體或個人的介入,無助法庭掌握更多觀點。

法庭不作社會道德價值判斷 留待庭外辯論不容介入

法官指明白本案吸引不同團體或個人加入,他們對本案的議題持有強烈意見或立場,但法庭不能為這些社會、道德、宗教或神學觀點和價值作出裁斷,亦不能基於法律以外的觀點作考量,法官強調他們應在法庭以外的地方辯論,尤其在法庭處理社會意見紛紜的案件,今次已有八名申請介入,一旦容許部分人士介入,其他有興趣人士亦「有樣學樣」湧到法庭申請,法庭不能開此先例

至於梁詠恩跨性別的獨特例子,法官認為她已決定並完成性別重置手術,她變性為女性之後,她面對的問題就如其他同性戀者,如本案申請人MK情況一樣,所以亦不會容許她介入本案。由於梁詠恩的律師無償(pro bono)協助她今次申請,而其他團體亦不是基於個人私利而申請,法庭不判罰額外訟費。

延伸閱讀:
【MK案】撐同志教會介入訴訟 高院下周二審理 (2019/04/18 )
【MK案】庭外反應 (2019/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