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男嬰:帶着2%腦出世

縱然科學家積極探究,但至今我們對人腦的奧秘,所知仍然甚少。莎莉和羅拔.禾爾看着20周超聲波螢幕,打算看看自己的孩子。畫面震撼了這對英國夫婦,他們的孩子出生後大概不能存活很久。

禾爾夫婦的孩子患有脊柱裂,脊柱不能正常生長,脊髓和脊骨都無可避免地受損。低處未算低,他還面對腦積水,使頭顱內注滿液體。

醫生們原先都打定最壞打算,但驚人的是最後竟然是活胎生產。父母為他取名挪亞。醫生立刻為他排出腦內水份,評估病情。搶救情況滿目瘡痍,最後,挪亞的大腦物質只有2%。有點不可思議的是,挪亞的飲食能力正常,呼吸自如,因為腦幹十分完整。禾爾一家就這樣撐下去。

三年過去,挪亞在逆境中掙扎。當他再次接受腦部掃瞄,醫生大吃一驚。他的大腦有幾何級的成長。這三年,大腦物質恢復了,當時的大小有常人腦部的80%。

來自倫敦帝國學院的腦神經專科醫生貴格利.史葛(Dr. Gregory Scott)估計,排出顱液為到男孩的腦細胞提供了成長空間。史葛醫生沒有仔細解釋腦物質重生的實質生物機制。這應該是個奇蹟。

史葛醫生在《CBC新聞網絡》的紀錄片提到挪亞對腦部醫學的啟示,「挪亞的個案告訴大家,我們應該多注意兒童個案,以及他們的腦部的可塑性,包括復原能力。」他認為若果有人能夠他如何回復,有助腦部受損的成人提升康復效果。

人腦的皮質部分,掌握了記憶和集中力,亦是挪亞腦部被嚴重擠壓的部分。他這些能力表現到底如何?史葛醫生相信,挪亞的表現正正向大家說明,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的威力。

挪亞的成長克服了許多難關,六歲時的他首次能夠寫出自己的名字。他在家學習,每天進行一些所謂「腦力訓練」,再加上數學科和閱讀練習。他努力的回報是,最近開始能讀出完整句子。此外,由他要練習行路,增強核心肌群和腿部肌肉。現在他提起單腳,及開始能郁動腳掌拇指。

母親莎莉去年已向《紀事晚報》透露,「挪亞真的做得超好,他能寫,知道如何串自己的名字,能夠和人對話」。他是用平板電腦更加是天分十足。今天他能進行較複雜的溝通,甚至曾在一群人前講話,毫無懼色;又能與任何年紀的人溝通,包括他104歲的姨姨。他母親形容,挪亞甚喜歡惡作劇,情緒智商很高。

對於莎莉,轍夜不眠地照顧他,挑戰甚大,但她仍說他是家庭中的喜樂,「每個晚上我都在睡床上感謝他,跟他說多謝你給我珍貴的一天。然後,他又會說,我愛你,媽媽,晚安。」能歸納各種描述的,就只有奇蹟二字。

在加拿大的《CBC新聞網絡》正在上演這套意想不到的故事——《奇蹟孩子》,以紀錄片的方式在當地上映。

延伸閱讀

‘Miracle Child’: Boy Born ‘Without a Brain’ Is Absolutely Thriving

Boy born without a brain defies huge odds to live after it ‘grew back’

Miracle Boy Born With ‘No Brain’ Defies Odds After it ‘Grows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