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跨被插】基進女權反跨 遭同志組織革除

一名基進女權分子被巴爾的摩的LGBTQ平權委員會革除踢走,全因她相信性別「不是一種感覺」。

《霍士新聞》訪問了這名來自馬利蘭州的朱妮亞.貝克。貝克在所參與的平權委員會上,表示自己相信「即使一個男人自稱為女人,他仍然是一個男人」,又援引一名男性強姦犯的證詞──稱希望別人承認他的女性身份,從而在囚室強姦其他女囚犯。

反對將女性置放於男人暴力之中,是不喻自明。然而貝克的發言引起委員會內強烈不滿。促使她在女同志媒體「AfterEllen.com」上投稿,題為「我如何成為巴爾的摩裏最被仇視的女同志」,內文提到「稱一名男性強姦犯為『他』,竟比他去強姦更大罪。」貝克對記者表示,「人應該可以在不用懼怕懲罰下探討這些事」。

所要「探討」的是指在法律上容許男人自稱女人,提升了女人在更衣室、淋浴間、廁所受到性侵犯的風險。她認為「女人和女孩全都享用同一個生理現實」,即是任何手術都沒有辦法使男人變成這種生理狀態。

「我們全是女性。但當任何男人可以自稱為女人,或可以在法律地位上成為女人時,肆意侵害女性的男人也會如此做,目的只為了進入只為女性而設的地方。這為每一個女人和女孩締造危機。」貝克注意到各國都面對性別自主的威脅,不單在洗手間的問題上,「體育運動、獎學金等讓人取得頭銜的事情上,都帶來問題」。

同志是同性戀者和跨性別者的政治聯盟,其英文縮寫為L、G、B、T,分別代別女、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貝克敢言,認為聯盟需要分拆,「L、G、B(同性戀、雙性戀)與T(跨性別)非常不同,把LGBT的縮寫拉攏在同一組字是不公平的。」「L、G、B是基於性行為形態,基於性別,基於生理現實。但T卻根據內心性別身份,完全不根據生理現實。事實上,我會說它是違反生理現實。」

《霍士新聞》記者質問貝克,為何女性主義者一直對這種事避而不提時,貝克反指他們超過十年來一直被消音,「我們全被禁聲,效果昭彰,許多像我一樣的女人,建立了屬於我們的空間⋯⋯卻因為我們提出生理現實而被踢走。」

去年,巴爾的摩LGBTQ委員會中一位自稱女同志的生理男將貝克踢走。「指控我的人稱不用為剔除展開討論。另一成員稱生理性別已經是過時的事物,又坦言科學進程已逐步發現生理性別毫不重要。」

一名女同志最後被號稱追求寬容和平權的同志組織剔除了資格,相當諷刺。而跨性別運動亦意外地將左翼女權與右翼保守連結起來。年初,美國著名的保守派智庫罕有地成功邀請貝克到場講述同志圈內部的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