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變者心聲】變性人「出櫃」剖白 希望有助同路人

跨性別成為潮流,近年風靡西方社會。一個後悔變性的人,毅然走出這個旋渦,公開自己的真人真事。希爾(Walt Heyer)曾經做過變性手術,以女性身份生活過,後來再逆轉回男性,他編著《Trans Life Survivors》一書,記述了悔變者的心路歷程。

《CBN》新聞報導作者希爾在引介《Trans Life Survivors》一書指出,書中陳列了30位「同路人」的電郵內容。希爾表示,他從收到數以百計的電郵中選取30位出來。這些郵件內容講述許多人稱為生命中「最大的錯誤」。

“ 發現自己罹患此疾病是來自一個幼兒的創傷,換言之,變性手術改變不了甚麼。”

希爾自己也從來未曾離開這個爭議。希爾一生都在性別混亂的掙扎裏,他曾進行過變性手術,以女人身份生活近十年。他解釋自己受到「解離性身份疾患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的煎熬。這是一種精神疾病,以前稱「多重人格障礙」。希爾其後知道,發現自己罹患此疾病是來自一個幼兒的創傷,換言之,變性手術改變不了甚麼。

25年前,希爾決定逆轉為男性,「我愈來愈明白,手術被人稱為變性或性別重置,卻完全沒有改變性別。手術只是透過破壞健全的性器官,讓我過着化妝舞會般的生活。」

《聯邦黨人》雜誌引述希爾的個人掙扎,增加了「這群人」經歷的可信性。「他們專程尋找希爾,是為了更多支援。他們都分享自己的孤獨,希望可以像他一樣,在跨性別的如夢似真般混亂之中逃出來。」

希爾解釋了為何著書,「我描繪了一群極度痛苦的真人真事,是希望跨性別倡議者關注到,我們這群倖存者深知跨性別仙境(Trans La La Land)的大問題。」

“ 有評論認為,若先處理疾患,或能緩和性別焦躁,甚至未必需要手術和荷爾蒙治療。 ”

因此希爾留意到,當跨性別政客將變性視為「性別焦躁」掙扎的靈丹妙藥時,真相是,對於許多人來說變性的藥效最終還是消失。當人經歷過後,想尋求逆轉時,會承受政客殘酷的反撲。

「我希望以悔變者身份出櫃。但面對的困難是遭到群體的攻擊,欠缺醫療支援亦相當麻煩。」這是艾力在電郵對希爾講述的。

書中希爾引用數個研究,顯示「性別焦躁」經常與其他精神疾患同時出現,包括了前述的解離性身份疾患、躁鬱症、抑鬱症和強迫症。有評論認為,若先處理疾患,或能緩和性別焦躁,甚至未必需要手術和荷爾蒙治療。但這些訊息現時就被政客和媒體推廣的身份政治、性別意識所阻隔。

希爾深願此書能夠幫助悔變者在困境中照明出路,成為他們尋求的幫助。他說:「悔變者要走回頭,需要有身邊的人支持,才能有走下去的力量。幫助他們的人要願意以愛聆聽,說些療癒的造就說話,提供情緒、法律和經濟援助,鼓勵他們走回家。」

希爾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向悔變者提供幫助。(視頻來源:希爾個人網站)
B201AE09-92AD-44D1-B2F0-D37F029ABD39-3491-000004C94290F6C6
希爾編著《Trans Life Survivors》一書,記述了悔變者的心路歷程。 (圖片:封面截圖)

延伸閱讀

《Trans Life Survivors》

《Trans Life Survivors》電子書版本

Escaping ‘Trans La La Land’: Dozens of Transgender Regretters ‘Come Out’ to Tell the Truth

WALT HEYER MINISTRIES

30 transgender regretters come out of the clo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