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家人】《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你也可以成為蝙蝠俠

近日在Netflix 看完日劇《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原作是一部漫畫。故事發生在2006年,一個平凡的漫畫工作者藤沼悟十分潦倒,雖然愛畫漫畫,但作品一直不受歡迎,畫不到他心中的英雄角色。這也反映他的生命,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意義,活在一個好像自己不存在的城市。他有一份薄餅外賣員的兼職維生。從他的外形打扮,看得出他是垂頭喪氣、沒什麼個性、生活無趣,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一個特殊能力,就是「重播」的穿越時空能力,他可以主動或被動地將時間倒帶重播,然後阻止某些「事件」發生,改變未來。

相片來源:《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網上截圖

有一天在他下班回家時,母親因在超級市場目睹到18年前綁架兒童的犯人,或者與過去悟的同班同學女孩雛月加代的遇害事件有關,但其後遭到殺害,而悟還被嫁禍成兇手。為了拯救母親,悟決定啟動「重播」能力,但回到18年前的小學時期。悟開始決定阻止整件事的發生,拯救雛月加代與母親。

「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其實是雛月加代小學時寫周記的題目,形容自己的苦況。她在課室像隱形人,從來不跟同學玩,常自己一人,因為她常被母親虐待,這也導致綁架兒童的拐子佬有機可乘。於是,悟拯救她的方法是主動跟她做好朋友,令她沒有獨處的機會。這是一個有趣的拯救方法,沒有刀光劍影,只是不斷關心和建立關係。最後成功救回她,更令她多了一班朋友。

相片來源:《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網上截圖

至於拐子佬,原來他也有一個傷痛的童年,被迫成為哥哥性侵女童的看守人,也見證著哥哥自殺。他就需要拐帶兒童來填補兒時的空虛。最後,他終於繩之於法,被判死刑。悟成功改變歷史,拯救了不少本應會遇害的小孩子,但他也昏迷了十五年。拐子佬或者也是一個童年受害者,無奈悟不能再返回拐子佬童年時拯救他,因為他仍未出生。

自此,悟找到自己的存在意義,終於找到畫英雄角色的感覺,他的漫畫也大受歡迎。有時,特別對男生來說,我們的存在意義建基於英雄感,為別人付出、犧牲和愛,拯救別人後有種成功感。但不一定要做超人、蝙蝠俠或者蜘蛛俠,只需要留意身邊一些不顯眼的人、他們可能是同學、同事、家人、露宿者、長者、小孩,給他們一份關愛和接納,你不但幫了別人找存在感,也幫自己找存在感。

【亂世家人】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現實如遊戲

【亂世家人】《STREET FOOD: ASIA》:打不死的小人物

【亂世家人】NETFLIX《極簡主義》:鼓起勇氣「大掃除」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