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政府突襲巿民要到幾時呢?

近日政府突然勇武抗疫,當疫情進入貧民區時,突然封街封城,少則一夜,多則三日兩夜,強制檢測後才放人。社會突然問一堆問題,又說要返工了怎辦?缺水缺糧怎過等等⋯⋯又有人質疑,貧窮人住的地方就封,有錢人住的就不封,是不是政府針對貧民區。甚至有人說,政府今日話封就封,香港會否成為另一個納粹一樣的集中營云云。

筆者家住偏僻小鎮,確診數字一向很低,沒有很大的突擊風險,但這兩天住在巿區,特別是深水埗、紅磡、油麻地一帶的人,無不大包小袋的,買的是幾天的日常用品,罐頭刀還要多買兩把,吃喝的,休息的要準備好,有些父母更向所屬公司預先了解,一旦被封的工作安排。深水埗著名的電腦商場更溫馨提示業主商戶,每天提早回家,切勿留錢和貴重物品在店內,切勿留宿在商場中,避免被封。

相信大家都明白,還有兩周就是農曆新年。巿民期望可以買年花,辦年貨,盡量快樂過新年,畢竟去年過得太不容易。在家工作,長時間抗疫;孩子留在家中上網課,下課就是看電視打機,學業成績大受影響;學生、家長、老師的壓力前所未有的大。雙職父母的工作隨時因着疫情和經濟打擊而受到影響,今日政府說要盡力打擊疫情,巿民由以往憤怒、質疑、無奈,到今日不少也漸漸變得麻木。

周日在那條被封的街上,還有孩子笑說難得馬路沒有車,就騎單車到處走,也有不少人走到天台抽煙、傾偈,天台和地下成為疫下封城的生活中,最溫柔地告訴你我們還在生活的一條風景線。面對着疫情,我們選擇樂觀地活着,每個家人的聯繫必須要更緊密,才能令人在高壓、恐懼和焦慮中,仍然努力前行。

落筆時,東安街碧街「受限區域」在三更夜半大排長龍,一個接一個被安排接受強制檢測,政府預期要午夜才能完成,有區議員估計當區居民有600人。我們暫時未能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確診,但令人不期然,這種令人無眠的夜晚,究竟還要有多少個?疫症一年,我們在家工作,被迫檢測,強制隔離,彷彿甚麼也試過了,但疫情好像也是每天維持一百幾十的狀態,不見得有很大起色,外國甚麼有分析稱,封城和不封城對防疫的效果似乎沒有想像的大,最重要的還是個人衞生和正確戴口罩。

如果整件事還是延續一段時間的話,我們有沒有較不勞民傷財的方法,與疫症同行?我們又有沒有較不擾民的方法,鼓勵巿民接受檢疫,而不用大家半夜排隊?突襲用一兩次就叫突襲,如果日日用,就是一種不必要的滋擾了。或者用另一個方式問,政府何時可以改一個方式與巿民相處,令大家的關係緩和一些,如此,政府不用突襲巿民,巿民也自願乖乖做檢測。

(林育昌 / 撰稿)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