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級成長任務】一切由「早餐」說起

作者:莊白君 / 雙職媽媽,育有「包拗頸」大兒子和「牢騷王」小兒子,家裏是不得了的熱鬧。她在努力尋找,與ASD及ADHD家人更好的溝通方法,為營造更和諧的家庭生活。

小明,是我的大兒子,正準備升中。在他升上小學一年級前的數個月,被診斷有高功能自閉症的徵狀 (High-functioning Autism),也稱為亞氏保加症 (Asperger),是自閉症 (Autism, ASD) 的一種,俗稱「A仔」,他同時兼有專注力不足的情況 (Attention Deficit, AD)。小強,是我的小兒子,現就讀初小,當他還在幼兒園高班時,發現有過度活躍症徵狀 (Hyperactive Disorder, HD)。家中有齊ASD和ADHD的孩子,因此,在過去十多年,我行走在一條荊棘滿途的親職路上,擔起「A級成長任務」的大隊長。

「早餐」— 每人每天早上指定的,一個簡單又直接的生活部分,由小明升上小一開始,變得不再簡單。

小明幼兒園時間上全日班,每天回校才吃早餐。入讀小學後,要在家先吃早餐才上學去。有一天,我煮了他喜愛的湯麵,他醒來便歡天喜地坐到桌前,準備享用。

小明才把麵條放進口裏,天真無邪的臉容瞬間轉為金剛怒目,他咬牙切齒,並提高聲調大叫:「嘩!很燙!衰人麵條!」當我還未來得及反應,麵條隨熱湯已撒滿了一地。那時,已穿好校服的他,用套上襪子的雙腳,猛然地踐踏着麵條,以發洩熱麵條令他不能即時入口的怒氣。

這是我最深刻的一次「早餐」。

但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經歷的不簡單的「早餐」,在這之前,我已得到一些教訓。後來自己找了些書籍細看,也聽了教育專家意見,儲了一點點經驗,我記得自己當時是這樣處理的:

「是的,麵條太熱,未能入口,真氣人啊!你小心,麵條還熱,媽媽擔心你踏上去會燙壞雙腳呢!來,媽媽先替你清洗,換過雙襪子,我們再找其他不燙的食物吃。」説罷,我抱起他,離開現場,並示意傭人幫助清理。

他很快便平靜下來,臉容重現孩子氣。這時,我才跟他商量處理「燙」的情況,例如把麵條和湯分開碗放,又或可使用扇子往麵條方向撥風,讓它盡快涼下來方便享用⋯⋯

倘若還是「初哥」,可以肯定,我會破口大駡小明,而他的情緒,就必繼續升溫,看在眼內,我會越發激動,再責打下去,結果,就是兩敗俱傷。類似的糟糕畫面,將會無限地不定期上演。

對於高功能自閉症的小朋友來說,不是預料之中的狀況,反應可以很大。麵條明明是至愛,為何它會熱得不能入口呢?(要注意,成年人認為已經不燙,在他們來説,可能仍然覺得很燙)由於小明當時年紀尚小,加上「A仔」思維欠缺彈性的局限,他接受不了這種狀況。如成年人在那一刻,因為他們差勁的表面行為而大動肝火,沒嘗試代入他們的角度,了解其行為背後原因,又忘記考慮其局限,那麼,成年人想對他們所進行的教育,根本就是白費心機。他們反會遷怒於成年人,把成年人看作敵人。

每晚跟小明預告明天早餐的內容,已成為睡前指定動作。比較聰明的做法,是給他兩個選擇,問他喜歡A餐還是B餐。選擇以後,就請他複述一遍,確認內容。這樣,可盡量減少早上不必要的紛擾,大家才能有機會,有美好一天的開始。

當小明的媽媽,心情時而像大海中失去方向的小船,時而像找到適量食物充飢的小鳥。無論心情如何也好,我都必須熟悉「A仔」特性,這是我的責任,是我親職路上獨特的使命。我必須更了解他的個性和他的需要,我要學習跟他有效溝通的方法、要時刻提醒自己保持冷靜、盡量溫柔、並增進耐性。要做好「A級成長任務」,對我來說,是一輩子的學習。

(圖片 / 取自pixabay免費圖片庫)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TIC 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