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政府不要帶頭搞無節制賭博

社會近日關注疫情,但馬會一向低調對政府建議增加海外賽馬聯播日數上限。博彩及獎券事務委員會10月展開為期一個月的諮詢,似乎整件事期望低調進行,社會整體即使反賭,也不會有很大迴響。問題是:社會沒有迴響,不等於沒有傷害。

馬會加開海外賽馬日無疑傷害家庭

馬會本地的馬季,傳統在七月至八月歇暑沒有賽事,一來是因為賽馬活動為戶外活動,烈日當空做競技類的比賽,對馬匹和運動員本身就十分不利,另一方面社會一向盛行不鼓勵賭博政策,暑假約定俗成本來就是孩子放暑假、家庭團聚的時間,是故減少賭博活動,讓一家大細有機會外出遊玩,不用再「掛住啲馬仔」。同時,馬季歇暑亦是戒賭機構為病態賭徒戒賭的好機會,希望透過一個減少賭博誘因的暑假,令賭徒減少賭博機會,從而可以減少賭癮,成功戒賭。

原本一個三贏的方案,馬會貪勝不知輸,在2016年就要求政府批准加開賽馬日五日,再另外八天海外賽事,牌面放上枱的理由是經濟差,預期投注額下降,影響政府稅收,但結果呢?經濟即使再差,馬會投注額跌極有限,而之後幾年,受惠於賽馬日和海外賽事,投注額大幅上升,受影響的又再是一批沉迷賭海的病態賭徒,以及牽連的一眾家屬。

賭馬日漸年輕化更鼓勵用馬會手機服務

今年受着疫情影響,馬會投注站雖然關門,但卻不斷呼籲馬迷開其手機服務,用了馬會手機服務,賭徒直接真金白銀將他們在銀行的血汗錢用轉數去馬會投注戶口,部分馬迷甚至可以輕鬆借私人貸款後,以現金過數方式將錢轉到馬會戶口賭馬。又因為投注站暫時不能投注,馬會甚至已經在港島區將一個大型的投注站部分地方改建為茶餐廳,雖然該茶餐廳不接受青少年入場,但在茶餐廳內一排排大電視就在直播賽馬現場,即使沒有賽事的日子,也是全天候播放賭馬、賭波資訊,桌子上有咖哩牛腩和凍檸茶,旁邊盒仔放的不是牙籤,而是彩票,賭仔入場,和到了賭場,根本沒有分別。

馬會每天都在轉型,就在吸引人去賭,賭仔一個可以害全家,不少研究就指出一個賭仔求助前會找大約24個人借錢,當中親人肯定就是其中幾個,戒賭機構更表示近年因為有手機程式,青少年更容易接觸賭馬,再加上馬會不斷轉型,賭馬已經不再是「阿伯玩意」,不少青少年重新開始認識賭馬,部分甚至沉迷其中,到債台高築時,家人又怕他要破產,前程盡毀,不斷代他還款,最後全家受害其中。馬會口口聲聲說他有透過平和基金資助戒賭機構,並鼓勵巿民「有節制賭博」,但同時就不斷增加賭法和賽事,務求令賭徒盡快落坑,難以自拔。

當政府高官振振有辭地說要用獎券基金,或者博彩稅而來的資金來興建安老院,賭徒們到時可能窮得露宿街頭,看到附近新建的安老院,是不是還要趾高氣揚的說聲:「呢間安老院,我有份起架!」才算是「有節制賭博」?

(林育昌 / 撰文)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