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家人】《花木蘭》(Mulan):不用扮男,也能出眾

《花木蘭》(Mulan)是一部2020年的美國電影,為1998年同名動畫電影的真人翻拍版,描述花木蘭代父從軍的巾幗英雄故事。此文不談《花木蘭》引起的政治杯葛。電影對女性的描寫放在今天的性別文化處境,令我有另一番體會:一個少女不需要扮作男性,也可以在男人主導的領域上表現出眾。我覺得這電影十分適合親子觀看。

(相片來源:互聯網及網上截圖)

不用扮男,也能出眾

最近十年,西方出現一個很古怪的潮流,就是跨性別(Transgender),尋求改變性別的少女人數直線上升,甚至令一些學者研究這個史無前例的情況,也令不少家長憂心。一方面,跨性別希望打破男女二元的定型,主張男可以作女性,女可以作男性。但另一方面,卻無意間加強了男女二元的定型。因為主張性別改變,因此當有男孩喜歡粉紅色、跳芭蕾舞及愛玩芭比娃娃時,跨性別倡議者就會認為他開始有跨性別傾向,他很可能想成為女孩。相反,若有女孩喜歡藍色、玩空手道及愛看戰爭故事,他們就會問她們是否想成為男孩。不少人已指出跨性別思想中以上的矛盾。因此,我認為《花木蘭》卻道出另一個故事。當一個少女的才幹和熱情都在傳統男性領域時(如功夫和格鬥),她會如何想?

(相片來源:互聯網)

花木蘭在電影初段扮演男性角色,她改了男性名字「華軍」、穿上男性軍服、用布緊緊紥胸,也作了男性行軍打扙的行動,她希望別人用男性名字叫她。如果放在今天,她應該會被輔導員稱為跨男(或跨仔)。但來自敵軍的女巫仙娘跟她作戰時問她「你是誰?」花木蘭回答「我是華軍」。仙娘再問,她同一回答。每次回答後,她都節節敗退,最後連手上的劍也跌在地上。仙娘說她是騙子:「你的謊話會令你軟弱,毒害你的氣」。最後仙娘殺了華軍。旁白說:「華軍死了,但花木蘭活下來」花木蘭慢慢站起來,脫下父親的鎧甲,把頭盔掉在地上,展露出她的長髮。她反而在戰場上有更好表現,殺敵無數,甚至最後靠她救了皇帝。

少女唯一夢想是愛情?

流行文化中描繪的女性都有大一堆性別定型。根據美國心理學會的少女情慾化研究報告中,過去幾十年的音樂、電影、雜誌、劇集,都把女性描繪為一式一樣,例如大量對女性有性貶義的流行曲歌詞。最近熱爆美國,連續多個星期排行榜第一位的流行歌WAP就是描述女性陰道分泌,歌詞大量描寫性行為動作(WAP也是一個粗俗形容女性下體的詞語)。在電影中,女性裸露比男性裸露多、女角色的最大特色不是內在能力,而是性感身材,描繪的女性最大人生目標是吸引男性,獲得愛情。研究報告指出這些性別定型會為少女提供她們對成功女性的想像及模仿對象,限制少女全面發展。

然而,《花木蘭》卻打破以上性別定型,讓少女有更多對女性的想像空間。即使電影有暗示木蘭和軍中同伴洪輝的互生情愫,但當洪輝似乎向木蘭表達愛意時,木蘭卻因為要向家人報平安及向父親道歉而轉身離去,只是簡單觸碰手,一個吻也沒有。可見木蘭首要追尋的是家人的感受和關係,打破了尋找愛情是少女人生唯一目標的刻板印象。

藝術也有好壞之分,好的電影才能啟發我們對自己和人生的想像,不被限制。

延伸閱讀:
【亂世家人】《色,戒》:男人無情,女人痴情

【亂世家人】《熟女強人》:小男人?女強人?

【亂世家人】《想見你》:愛從自己出發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