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賣上癮 欠七位數 終發現「擁有愛比鑽戒更快樂」

郝繼玲本為專業護士,收入穩定,又嫁得從商的丈夫,育有兩子,有工人使喚,是令人人稱羨的生活。然而在90年代起迷上炒賣活動,不料因而背責百萬,更被親人背離。

郝繼玲在6位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她自認自我中心,從小到大,哪管是父親還是丈夫,無一人可以約束她的行動。

從事精神科護士工作的她,收入穩定,閒來無事,於90年代與朋友一起「夾份炒股」,初嘗贏錢的快感令她不能自拔,「我以為那種興奮刺激就叫做『開心』。」她憶述當年盡行奢侈之事,4000元一雙鞋眼也不眨一下便買了,最誇張是一天之間買數隻鑽戒。「當時是贏了錢便有快感,輸了錢卻又不懂『肉赤』,覺得會贏得返,結果便泥足深陷。」

輸光退休金

因為有厚薪支撐,郝繼玲炒賣的瘋狂行徑一直未被家人發現,及至1997年金融風暴,丈夫公司因周轉問題而破產,她不僅沒有協助,反而更因失去「大水喉」幫忙「填氹」,而去財務公司借錢。因為本身工作高薪穩定,輕易借得巨款,分期逐個月還甚至覺得「好輕鬆」,於是「借下一間又借下一間」,最終連每月還款也拿不出來,便要向家人索借,「當時還用丈夫『過橋』,說是他生意失敗所以要用錢。」

郝繼玲在丈夫破產後,仍無法放下過往的奢華生活,結果債台高築,到2003年甚至接下了俗稱「肥雞餐」的退休計劃,拿到200萬退休金。一心為解決生計的丈夫提議投的士牌,他可以駕的士謀生,卻遭她拒絕。結果200萬退休金通通輸掉。

紙包不住火,慢慢債主上門追數,2012年丈夫終忍無可忍與她離婚,更帶走兩個兒子。她哽咽著憶述,指至今最痛還是因自己的錯失去兩個孩子。

家人斷絕聯絡才知錯

郝繼玲指一直不認為自己有錯,總覺得借家人的錢「遲些就會還」,還了就沒錯。可是到了2013年,她再度向父親借60萬,兄弟們忍無可忍介入,要她回教會跟牧師傾談才能借給她。

為了錢她便答應,豈料就在那次會面後,她赫然發現所有家人的電話再也打不通,到娘家去也人去樓空。原來家人們決定跟她斷絕來往,以防她再借錢。當時她連自己住的房子也繳不出租,被趕了出來,身上只有300多元。

萬念俱灰下,記起家人提過的教會,便依地址尋去。在教會協助下入住露宿者之家,「由本來有工人,去到訓『碌架床』、無熱水洗澡……真的覺得陷入了谷底。」但她形容到那一刻的自己仍不知錯,不明為何家人要「做到咁絕」。

義工活動中發現愛

無處可去的她只能行屍走肉地到教會坐坐,日久之後,一年造冬竟被一對教會中的夫婦邀到家裡來一起食造冬飯。「我當時感受到滿滿的接納,由那時開始認真的尋求信仰,甚至受浸加入教會。」

在教會眾多義工服務中,她發現在探訪長者時,有長者認得她、送她一個橙,那種關心,比當初一天買數隻鑽戒更開心。那時才明白自己一直追求的刺激並非真正的快樂。

郝繼玲(右二)2017年突然中風,便是在這次教會聚會後。

也同時覺醒過去對家人的傷害,在多次懇求原諒下,終在2017年農曆新年與家人團年,「那次我像聖經浪子回頭般跪在爸爸面前求原諒。」父親很快接納了她,其他兄弟雖未全然原諒,但到同年7月,她中風暈倒,昏迷3日住院3個月,「我所有的兄弟們和兒子全都有來探望我!連遠在美國的弟弟也飛回來。」至今與家人終於破鏡重圓。

如今郝繼玲經常與人分享自己的故事,望予人警惕。

郝繼玲知道自己的任性輸掉了家庭,但如今能跟前夫恢復朋友關係,看著孫兒出生,與家人復和,對她而言是比金錢、鑽戒都貴重得多。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