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夢想「家」】走上Slash族的Jane⋯感恩媽媽溫柔體貼 告別鬱燥追尋心靈自在

無論是決意成為slash族的一刻,抑或是認定持續以slash身份去生活的決定,都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或者,slash就是一個不容許用身份定義自己的群組,正如老子的思想,「放下自己是誰,或會真正知道自己是誰」的智慧。這種不被定義的身份,讓Jane能過度鬱燥症,經歷過一段「黑暗時期」,一路以來,她是如何走過?她又為何會走向參與藝術治療和社區藝術呢?

在兼讀碩士期間患上鬱燥症

Jane於大學修畢中文傳訊後,在公關公司工作4年,曾服務不同消費品牌客戶,策劃大小規模的推廣活動,有豐富公關稿撰寫經驗,練得一手好文筆。其間,她兼讀文化研究碩士課程,經過不斷的學習,累積了一定的經驗,才嘗試成為Slash族(亦稱彈性就業青年或斜槓族,意思是同時擔任兩份或以上的專業工作的年輕人),做自己感興趣的事,並從中賺取收入。

在兼讀時期,Jane同時患上鬱燥症,情緖波動比一般人多,有時更彷如坐過山車般的大上大落,影響到工作與生活,「任職公關時,我要為不同消費品客戶撰寫『膳』稿,每次要寫一些自己不太感興趣的產品時,我都很難drive自己入呢種語境,跟住就好自責,怪責自己不能把工作做好,同時做時又唔舒服,就這樣,我的情緖就被折騰好幾小時甚至幾天都未能平伏,感覺好傷心好辛苦。」

在兼讀時期,JANE同時患上鬱燥症,情緖波動比一般人多,影響到工作與生活。

幸有媽媽溫柔的陪伴

現時外界對鬱燥症的認知還很少,當患者會經歷異常強烈的情緖狀態,如感到極度低落或絕望,這時家人和朋友可以做的,就是陪伴與忍耐,讓患者感到身邊總有永不離棄的人。「我曾遇上連續幾天沒辦法下床的日子,媽媽總是會用最大的耐性去溫柔對待我的情緖,佢會上我屋企煮飯我食,對近乎厭食的狀態,媽媽的一餐飯已令我感動。」

鬰燥症的形成與原生家庭不無關係。Jane爸爸成長於文革年代,那個年代,可說是一個尊嚴被扭曲的年代,她爸爸並沒機會接受更多教育,也許是這些原因,他不懂好好運用語言與人溝通,駡的溝通模式已成為他的習慣。媽媽本身是一個溫柔體貼的女人,對着爸爸卻總是埋怨多,Jane觀察到,或許是媽媽對爸爸生活上的各種期望不斷落空,而當媽媽愈多埋怨,爸爸便愈不理會。「我的『自責』係來自從細到大成日聽到他們之間的埋怨和責駡,喺呢種環境下長大,我的思維好自然就成日有呢兩種聲音,每次我遇到困難,就會即刻自責以及埋怨個世界。不過我並無怪他們,他們沒有條件去認識更好的溝通技巧及認識燥鬱症,他們已好盡力為我提供最大的愛,做好爸媽角色了。」

轉投藝術與媒體工作中

在接觸文化研究的過程,Jane的思維逐漸擴濶,她學會從多方面去分析現實狀況,不再輕易判斷自己或別人有錯,亦了解到自己渴望從規範化的辦公室工作模式跳出來。勇氣是每一步的小行動累積而來的,聆聽及忠於內心感受,她於是投入喜愛藝術與媒體的工作領域。

現在積極從事有關藝術治療和社區藝術的策劃項目,扣連藝術與生命教育。近期完成一項專為中學老師和學生而設的《心間》體驗盒子,裏面有30張小卡、3條語音導航,以及一些包括正念及藝術治療的創作材料。

30張卡是以30種方式去轉移當下的情緒,賦予私密的個人空間,讓困在情緒的人安靜下來,「我負責起稿描述《心間》的心靈價值,亦以溫柔的語言,疏理情緒與安撫人心。我能用語言治癒自己,亦相信語言直接影響思維,只要轉變語言,就會發掘到更多未體會過或忘記了的美好感受。」

閒時Jane亦會創作,她認為創作是探索自己與認識自己的過程,她喜愛寫中文詩、形體、聲音藝術,亦是她探索的領域。

做Slash族是走一條未知的路

「做Slash族聽起來好型,但其實背後係放棄咗一般人仕途晉升,收入穩定的機會,這肯定是一條未知的路,看不清楚的路,我相信係一啲識得以一種新視角去睇呢個世界的人,先可以做到。」一路走過的路並不容易,Jane慶幸有媽媽溫柔體貼的愛,自己也能憑藉一手好文筆,去抒發心中所知所感,並以此為謀生工具。她坦言找到自己社會上的位置,最近她與友人創立了藝團,以生命教育為主軸,藉不同藝術媒介,探索自己與別人的生命歷程;同時,她亦展開了用IG療癒情緒的專頁,發掘與創造更多既堅強亦柔軟的言說,並從中探索心靈自在的境界。

(美姿老師/撰文;圖片/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

延伸閱讀

Jane’s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