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承父業】雲吞麵父子檔 二代為父母守業

走進已經營近三十年、位於深水埗北河街「雲吞生麵食」的店面,裝潢簡單,是港人非常熟悉的那種雲吞麵店,左邊一個小「廚房」,隔著蒙上一層蒸氣的玻璃,師父就在內煮面,店內兩旁排了各三、四張圓檯,牆上掛著不同麵食的名稱和售價,還有掛牆扇。

第一位迎上來的便是「太子爺」羅冠山,也是全店最年青的一個人,看起來像個剛畢業的學生。

完成大專學業後不久,便到父親這家麵食店幫忙的他,認為自己不是「太子爺」,更自嘲「搵唔到工姐」,然後用仍帶點稚氣的臉訴說著一個「貼地」的家庭故事。

由過渡變長做 「我走掉家人更辛苦」

羅冠山大專畢業後,曾短期做過其他工作,及後因工作發展不順遂,家人以避免他懶散為由,讓他到麵食店幫忙。因此他笑稱:「沒有什麼『子承父業』那麼誇張,就是找份工作做而已。」

老闆羅爸爸(左),與幼子冠山(右)店內合影。

起初只打算一邊做一邊找工作,只是過渡期,沒想到一幫便是五、六年,每天工作從下午兩時到晚上九時。最艱難一段時間,店面人手極度不足,他長達半年沒假期,每天工作11至12小時,早上起來連手指都撐不開。「都曾經問自己,讀咁多書為何最後都是要這樣做勞力換生計的工作。」

那為何不找其他工作呢?沉默良久,他才回答:「我只是不斷跟自己說『這是為了幫家人』。我走掉,家人不是更辛苦嗎?」

他是家中幼子,長兄早早已到店內幫忙,盡得父親「真傳」,但二姐就選擇打工。二姐曾心痛他辛苦而向父母投訴,並鼓勵他找工作。但他只心想,如果有他幫一下忙,父母還可多工作十多年,否則年老的父母又如何撐得住這般工作量。

由火爆衝撞到謙和忍讓

如今未夠三十歲的他,十多年後是想和長兄一起繼承店面嗎?他直搖頭:「想不到那麼遠,隨時可以加租,還有疫情,見步行步。」在加入麵店的這五、六年,他說自己由起初火爆、說話衝撞,到現在盡量用合宜的說話表達,也不執著家人是否接受自己的意見。

「爸喜歡依傳統的做法就尊重他,買料什麼的仍是他話事,總之他是最終決定,我暫時當自己打工。」他謙和地說,直認過去曾表達意見不宜,但家人都忍讓了他,慢慢他學懂尊重爸爸仍是掌事者。

年輕人對傳統老店的經營方式會否有創新的主意呢?他表達一來現在工作太忙,創意需要空間和資金,二來目前爸爸仍是老闆,發揮再等下一步。

羅冠山由五年前初到店面只能沖茶水(左),到慢慢學煮麵(中),至今已技巧嫻熟,可獨掌麵檔(右)。

延續堅毅 「總之做到爸媽話唔做為止」

因工種關係,與「打寫字樓工」的朋友生活節奏不太一樣,真要赴晚飯約會的話,羅冠山一般都要超過八時半才能加入,朋友更要遷就他約在麵店附近。

訪問期間是較「淡」的下午時段,但仍持續有三、四檯食客,似乎有頗穩定的「街坊」客源。「上一代沒有『放假』的概念,我爸媽全年無休,真的約人也只是『消失數小時』,而不會請假一天。」如今他每周周日可放假,已感滿足。

工時長,假期少,勞力工作,社交生活多少受影響,在租金壓力、人手不足等狀況下艱苦經營,也說不準未來是怎樣,但他仍堅持一句:「總之做到他們(爸媽)話唔做為止。」

(盧珺鈺/採訪報導)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