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人二代】兩代父母心不變:為孩子預備更多選擇

「太空人」為八、九十年代一個流行語,意指當年有些移民家庭,有家庭成員為了保持香港的事業,子女與媽媽去外國定居,然後爸爸就在香港工作,過去香港、外國兩邊走的生活。因為那些爸爸時常要乘搭飛機,因而被稱為「太空人」。

現這些「太空人」的孩子今天也已長大,成為「太空人二代」,正值本港出現第二度移民潮,他們大多亦會選擇「複製」上一代。

複製上一代 為孩子鋪兩地的路

於香港出生的Roy,在三十年前與哥哥和母親一同到加拿大生活,在加國八年學成後歸港謀生,而那八年時間他的父親繼續留在香港工作,支援一家的經濟需要,正是一個典型的上一代「太空人」故事。

Roy直指有留學背景的朋友,一般較有「國際視野」,他和朋友們無論考慮工作或居住地時,不會局限於香港,甚至不會居限於曾留學的國家,全球任何地方有合遇宜的生活條件都可考慮。「我的父親在香港和加國都有置業,方便我和我哥自由地選擇在哪一邊發展,我也學習了這種規劃,去為我的孩子預備。」

Roy自己的兩個兒子,也分別在15歲和11歲時到加國留學,妻子捨不得兩個孩子也跟過去了,Roy目前獨留港工作生活,儼然父親當年的翻版。

Roy在青少年時期沒有父親在身邊,母親又沒丈夫在身邊獨力帶孩子,父親要兩地飛,Roy說整個家庭都有為此付出,為的就是下一代長大後,有更多的選擇。

兩代太空人通訊科技大區別

雖然Roy現今也過著「太空人」生活,但他認為跟父親那個年代完全不一樣。

當年父親兩三、四個月到加國探望他們一次,每次逗留約兩至三星期,除此之外平常聯絡就要靠傳真,因為長途電話費極昂貴。「當年長途電話是每分鐘廿多元!所以一定用傳真,而且要寫中文,因為一版裡中文比英文可以寫更多的字。」Roy憶述當年通訊之難。

去年趁孩子回香港過聖誕假期,Roy一家人去了台灣跨年。

可是現在通訊科技發達,Roy覺得距離在家人之間不成太大問題。先不說各種免費通訊軟件,見面的、通話的、文字的任君選擇,還有連機票也比當年便宜多了。「40年前往返加拿大的機票要14000元,今天還是14000元。有次孩子需要見家長,我馬上就訂機票去加拿大了。」

Roy指一年裡頭妻子和孩子會回港三次,他自己又會去加拿大兩次,並不是上一代的太空人那麼難見上一面。

為孩子換來更大的世界

「今天我孩子經歷的一切,我都經歷過,在我父親的經驗之上,我又更懂如何照顧我在加國的孩子,並如何令獨自帶孩子的太太安心。」Roy樂觀地說,更指當年自己跟父親兩地生活其實只是八年時間,只是一生一個短階段,但令他更獨立自主,也在畢業後享有更多選擇權。今天他的孩子們也是如此。

因在加拿大讀書,Roy的大兒子有機會學駕駛飛機。

Roy的大兒子在加國也剛考進不錯的大學,留學期間更有機會學駕駛飛機,這些都是Roy認為珍貴而難在本港讀書換來的。「無論在何地方生活,任何兒子都渴望父親的認同,不論我身處何方,我都會給我孩子鼓勵,教給他們做人道理。」

Roy更直言孩子在港時反而不太願陪他,但長期兩地生活反而令孩子珍惜爸爸,每當Roy到加國孩子都予以陪伴,大概因覺得相處時間珍貴。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