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五專訪】疫下消失的「最後」校園生活

經歷社會運動、疫症停課的這一學年,DSE終於落幕,應屆考生鬆一口氣之際,本年的中五班學生彷彿才正要開始面對各種壓力。

剛重返校園的中五生Mercy和綽盈,大約半個月後便開始考試。二人細數各種中五生才懂的壓力。

校本評核中五生最大影響

綽盈和Mercy數數,今學年只大概三成上學日子,疫情後至復課前基本是網上學習,老師怕同學不適應,已調慢教學,變相課程進度更難追。她們均認為中六生面對不可知的因素去考試,的確辛苦,但中五生本應在這學年追趕教學進度,現在的大落後也造成壓力。

此外校本評核(SBA)也是中五生不足為外人道的壓力。「SBA佔總成績兩成,中六全年都在『操卷』,主要的SBA落在中四、五。」綽盈道出中五生的無奈。她更指有些牽涉實驗的科目其實無法被線上教學代替,學習進度嚴重落後。

綽盈努力追趕進度,但仍覺獨自在家學習與課堂氣氛差很遠

雖因應疫情,考評局日前公布精簡2021年中學文憑試10科的SBA要求,減少每科須呈交的評核數量,當中中文科校本評核選修單元數量及英文科說話評估次數均由二變一,但通識科的獨立專題探究(IES)安排維持不變。

Mercy亦表示復課不久即面對測驗考試,亦感壓力,「一開始見到老師的測考時間表,我以為自己會活不過這個暑假了!」她希望校方可酌情減少測考。縱然如此,她還是早有心理準備本年不會有暑假,未來十多個月都是全力備試,直至下年春天考試畢才迎來真正假期。

一去不回的「最後一年」校園生活

Mercy學校舞蹈社的社員,鑑於中六所有時間要備試,過去慣例均由中五生作領袖,今年Mercy形容有幾位委員都非常有心,由去年暑假開始排練、設計隊徽,預備迎接校際舞蹈節,然而疫症下舞蹈節被迫取消,本想在校園生活中留下的美好回憶便無疾而終。

MERCY由去年暑假開始積極排舞

本身是童軍的綽盈,亦本學年因社會環境加上肺炎,完全參與沒有升旗禮的機會,轉眼中五生已尾聲,「即是說我已再沒可能以中學生身份參與升旗。」綽盈滿遺憾地說。

收拾心情 進步自己

縱然課業壓力加上校園生活上的遺憾,Mercy和綽盈還是不想浪費掉過去數十天的假期。

「中五本應忙學業、忙最後一年的課外活動,突然停課迫我自己也停一停,安排到一些想做已久的事:煲劇、寫毛筆帖、去效外、聯絡小學同學或好久不見的朋友、在家煮食……過畢這『假期』,希望自己總有些進步,例如廚藝,或變得更懂得獨處。」Mercy自言個性是喜歡把時間表「塞爆」,故疫情停課也迫她停下來整頓自己。

Mercy在假期中找回生活步調

綽盈在停課初的兩個月也比較大安旨意,到四月仍不復課便開始擔心,迫自己早上七時起床,盡量保持進度,不希望到復課後自己退步太多。

Mercy和綽盈都已復課一周,二人均表示僅半天課程沒想像中的不適應,有空間慢慢調整步伐,但整體能重新上學見見同學、老師,還是感到高興。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