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傭故事】超越主僕情 Lani:我們是沒有血緣的家人

2014年來港工作的菲律賓外傭Leilani Jara Ambubuyog(Lani),起初因耳聞港僱主的高要求而戰戰兢兢,直至初見第一位僱主Sandy的笑臉,她才放下心頭大石,更沒預料由此與Sandy一家結下一輩子的緣份。「他們(Sandy一家)從一開始就沒把我當傭人,他們當我是家人。」

Lani 27歲來港,在作決定之前非常掙扎,因為她身邊有幾位因僱主不滿而被辭退趕回家的朋友,烙下了「港僱主非常挑剔」的印象,故對於來港工作戰戰兢兢。惟因生活需要,而且有另一些成功留港工作的朋友向她解釋香港真實情況,她才抱著儘管一試的心情而來。

Lani形容當去準僱主家面試時,她緊張得手震心跳,直至Sandy打開門歡迎她,Sandy那大大的笑臉掛在面上,Lani的緊張才一掃而空。接著在「試工」的小過程中,Sandy的親切令Lani心裡不禁歡呼:「我有個很好的僱主呢!」

親如家人 Lani病倒全家取消行程

正式開始工作的日子,Lani形容Sandy和丈夫Herbert把她當妹妹,也讓兩個孩子Ivana和Charissa尊重Lani的決定,賦予Lani教導和責罰孩子的權利,彷彿家裡真的來了一位親「姨姨」,而不是「工人」。

有次Sandy一家計劃好去迪士尼,自然預備把Lani也帶上,但Lani不巧在前一天病倒了,Lani再三勸說讓他們按計劃出發,自己留在家休息便可。然而Sandy一家不肯,堅持取消行程,要等Lani康復了,「人齊」再去。

Lani(左下)與僱主一家Sandy(中上)、Herbert(右上)、Ivana(中下)和Chrissa(右下)外遊合影。

Lani為Sandy一家服務約5年,中間有14天假期回國探親,Sandy兩個孩子哭著攔著門口不說,Sandy和丈夫也千萬叮嚀Lani到埗要報平安。偏Lani的家鄉網絡供應很弱,她又因事遲了一天才能報平安,Sandy一家極為擔心。那次後Lani更了解他們視自己如親人,而不是一個來打工的家傭。

經歷離婚喪父 僱主儼如兄姊陪伴在側

Lani沒有孩子,但曾有一位丈夫,卻因好賭成性,終離婚收場。其他兄弟姊妹各有家庭和生活,Lani的父親已離世,只餘下家中母親。Sandy一家對Lani而言也確實如家人般重要的存在。

Lani直指最感動是當她經歷離婚、喪父時,Sandy和Herbert陪伴在側,多番安慰、給予意見,猶如她的親兄姊。甚至當她經濟出現困難時,Sandy和Herbert只會問:「需要多少?」只要知道是正當原因,幾乎毫不猶豫盡力協助。因為這種陪伴和關愛,讓沒有親人在身邊的Lani對Sandy一家敞開心房,她直言面對Sandy是完全沒有秘密。

Lani與僱主相處親如家人

Lani亦非常疼愛兩個孩子,經常花自己錢買禮物哄兩小妮子開心,但又常被Sandy制止,「她(Sandy)說『我是來讓你賺錢的,你怎麼一直花錢在孩子身上?』,經常想為孩子的禮物付我錢,我都不要。」Lani笑意盈盈地描述著這些與Sandy互相關愛的溫馨互動。

移民帶來離別

Lani完全融入Sandy一家,原本只計劃到港工作2年,卻在Sandy的挽留下與他們待了5年,甚至打趣道要讓Lani跟他們一起到小女兒都長大成人結婚。

然而,最終為了孩子的未來,Sandy舉家要移民英國,Sandy和Herbert甚至花了很多心力時間,想找到一個方法能帶著Lani一起到英國,無奈還是攔阻重重,結果只能面對離別。

Sandy和兩女兒與Lani分別時也滿眼淚水,連Herbert也別過臉去不敢看離別的場面,彼此難捨難離。Sandy和Herbert在離開前為Lani找下一任僱主,又擔心Lani在新僱主家到任前,難找住宿,於是讓她暫留在他們的家。甚至去年移民的他們,至今都與Lani每天保持聯絡。

他們還保留著一個夢——等某天經濟條件許可,屆時Lani還在港工作的話,Sandy就把Lani接到英國再次一同生活。

Lani強調之後遇到的僱主亦是非常親切,但彼此感情難與Sandy一家相比,亦深知這樣的感情可遇不可求。「所謂家人,並非只是血緣。(Family is not only about blood relationship.)」Lani感到一生能遇一僱主,成為了一生的家人已是無比幸運。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