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宜居】最好的時代 最壞的時代 澳洲年青設計師重心境多於環境

「我在香港經濟最差的時候(2008年)返港,又在澳洲經濟開始衰退時(2018年)返澳。」小學時已移民澳洲的Vee笑言。

Vee決定在何處安身立命,無關環境,而是心境。

十年多前的澳洲——悶!

Vee於小學時代(1994年)已隨家人到澳洲生活,當年澳洲華人很少,他形容一個字——「悶!」

「所有朋友都沒了,打開電視卡通片都英文唔想睇。連電器都很舊式,當年還要在香港托個電視過去。」Vee還憶述當年學校為了讓他適應,還要刻意安排一個會講廣東話的同學給他作伴,他說至今二人還偶有聯繫。

好不容易適應了澳洲生活,有趣的是全部家人卻排著隊逐一返港,「母親和四兄弟姊妹都因為不同的原因,逐個逐個回到香港,最後只剩我自己一個留在澳洲。」

香港創業變全能

當時很年輕的Vee想了想,家人都回香港了,而且在澳洲他又認識了不是香港留學生的朋友,故在香港亦有不少人際網絡,乾脆就回香港謀發展。

並沒有仔細考慮的Vee,在2008年返港,卻遇上股災拖垮香港經濟,求職被壓價,縱在澳洲已有經驗卻要從低做起。捱過兩年,本身為設計師的他終決定創業,開自己的設計公司,一直維持了八年業務。

Vee(左一)返港創業,開業照。初創企業與其他公司合租地方,「黑木設計」為Vee設計公司。

Vee回想這段路,只覺「好忙,但唔知自己做緊咩。」他形容在香港創業的日子,學到很多,而不是只懂埋首做設計,「因為在港做生意要很靈活,唔可以只做一種設計,什麼產品都要學下,多服務客戶就喜歡你,網頁、影片等技術都是在創業時習得。」

返澳尋回心靈平靜

創業有所學,但亦有艱難,Vee不時被「拖數」數月至一年,或是工作完成了,「到找數時才講價」。

Vee勞碌地維持著生計,直至2016年因著參加澳洲一位好友的婚禮,與好兄弟秉燭而談,Vee才發現「其實我幾想過簡單的生活,只是香港的工作忙到連停一停、想一想的機會都沒有,才一直捱、一直捱左幾年。」

其實當時Vee的公司已漸上軌道,但這一席之談勾起了他再思自己想要的生活,於是毅然跟當時的女朋友商量。單純的她也完全信任Vee,於是二人在2018年於香港結婚,之後回澳洲展開新生活。

Vee與當時女朋友在港完婚,後便即往澳洲。

然而有朋友都指Vee挑了澳洲經濟開始下滑的時候才回澳洲,並且Vee在11月中左右回澳,當時並未考慮澳洲快要放聖誕假,宛如華人新年,直等到1月底就業市場才重新活躍,故足足三個月Vee才找到現在的工作。

縱然Vee彷彿總選了「最壞的時候」移居,但他亦認為內心的追求才是真正的指標,任何地方都生活都有限制和優勢,他覺得澳洲的打工生活有香港的創業生活多彩,但現在下班有空陪太太,周末二人可到處享受自然環境或入廚樂,到處視野開闊,就是此刻心中追尋的平靜。

(盧珺鈺/採訪報導;圖片:受訪者提供)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