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柬婚姻】港女孩下嫁柬夫:「他如我父親慷慨善良」

在香港成長的Sibyl,因隨非牟利機構到柬埔寨進行扶貧工作,而結識現在的柬埔寨人丈夫Dara,二人戀愛兩年多後便成就了一段異國婚姻。

文化差異,令Sibyl時而有口難言,時而哭笑不得。最感恩是夫家對她這位「外國人」媳婦的包容體諒,最遺憾的是這段戀情自始至終得不到Sibyl爸爸的認可。

Sibyl:「如爸爸看到這篇報導,我只想他知道我嫁給Dara,並非想標奇立異、故意做破格的事,而只因我在Dara身上,看見爸爸你的善良慷慨。」

不婚主義者挑戰異國婚姻

Sibyl自言本來是不婚主義者,因而當初才會毫無顧慮地放下香港安逸的工作,隻身前往柬埔寨。

早於2011年,Sibyl曾在柬埔寨以義工身份為當地人建築房子,因而要與柬國當地的對口機構建聯繫,當時的聯絡人並機構總負責人就是丈夫Dara的爸爸,惟當時聯繫不多。直至2017年Sibyl隻身飛往柬國工作,才真正有機會與Dara見面。

因為人生地不熟,Sibyl一心想請教Dara柬埔寨文化,聊著聊著二人便熟稔了,漸漸Dara便有了「別的心思」。「剛開始只覺得這個朋友(Dara)真是好好心地,經常關心我出入安全,直至某次我隨口說了想要一塊全身鏡,他居然親手為我做了,還送到我家。那一刻我知他應該是想追我了。」Sibyl說罷也為自己的遲鈍哈哈大笑。

善良慷慨打動芳心

保持單身多年的Sibyl,壓根對婚姻沒什麼憧憬,但在一次Dara用電單車送Sibyl回家,便徹底打動芳心。

當時在路上他們遇到另一個架著電單車的叔叔,Dara和他用本地語討論了一番,Sibyl聽不懂,只知最後Dara與叔叔一起在油站停下,Dara讓油站職員幫叔叔電單車入油,由Dara付差不多港幣20元的油錢。

Sibyl事後才知道那位叔叔從外省來,電單車已沒油了,想請Dara幫他入港幣4元的油,但Dara入足20元。「原來因為Dara知道港幣4元的油只夠叔叔去到目的地,入足20元是怕若叔叔找不到他的熟人,起碼還有足夠的油可以回家。」

正因這份善良慷慨,Sibyl這不婚主義的姑娘也被打動了。

遺憾仍未得到爸爸認可

Sibyl和Dara於三月初,完成了一場疫症婚禮,於本港親友的見證下踏入人生另一階段。

然而Sibyl的父親沒有出席他們的婚禮。

「我花了半年時間去接受『爸爸不接受我另一半』這件事。」Sibyl沉下聲音說。

Sibyl指父親由起初已接受不了女兒去柬國,認為她放棄了香港的前途和安逸,及後再帶柬國男友回港,爸爸更是大發雷霆。Sibyl知道要家人接受女兒遠嫁不易,只是她沒預料父親的反應激烈如斯,除了第一次帶Dara返港在Sibyl家吃過一頓飯後,此後她爸爸沒再肯見Dara,「他(父親)甚至會在我和Dara的共同朋友面前抹黑Dara。」這些Sibyl都始料未及。

雙方家長在柬埔寨見面,Sibyl(左上一)和媽媽(左下一)穿上蠟染服飾,Dara(右上一)和父母接待。

Sibyl坦言目前跟父親的關係仍是很僵,現在也需要先讓自己休息一下,暫沒溝通。

所幸Dara的爸媽對這一切非常體諒,還警告他們的兒子:「如果你對妻子不好,我們便趕你出家門。」可見Sibyl如何的受寵。家公家婆也親自跟Sibyl承諾:「假如我的女兒遠嫁,我也會好擔心,所以我一定會對你好好。」

文化差異 與蜘蛛同如廁

現Sibyl在金邊跟家公家婆和丈夫的妹妹同住,按照當地人文化,原來父母在生女孩後,會幫她起屋或買屋,因為將來女兒的夫婿是要住進來的。不過因為Sibyl在柬國沒房子也沒親人,家公家婆便邀她同住。

然而生活文化的衝擊還是不少。在柬國生活一段時間的Sibyl,不少文化差異也習慣了,例如柬國人如廁後愛用小花灑清潔,反而覺得廁紙清潔很不衛生,因為不夠乾淨;因為空間大,並沒什麼收納的概念,衣服洗好曬乾就不會摺熨,但因當地天氣乾燥,早上洗好的衣服晾曬到黃昏,Sibyl形容已成「牛肉乾」;此外無論多少人一同吃飯,夫家習慣只會預備一、兩款菜色另加白飯,而柬國菜多油炸,起初Sibyl不好意思明言,只吃一口菜,不斷進白飯,但現在夫家都習慣了Sibyl吃不慣時,會自己動手炒菜加餸。

凡此種種Sibyl都覺得可以默默適應,唯有一件事至今無法接受:「他們家認為蜘蛛食蚊,是益蟲,當『寵物』養在廁所。」夫家的廁所結著一個個蜘蛛網,Sibyl曾與5隻蜘蛛一同如廁。但夫家家人堅持不能弄掉蜘蛛網,折衝方法唯有設立「Sibyl和Dara專用廁」,裡面有小花灑也有廁紙,還加上一個有蓋的小垃圾筒在旁邊。

寄望父親了解女兒擇善下嫁

文化差異終會適應,最掛在Sibyl心頭的還是父親的接納,但也只得暫且放下,容讓父親和自己都有空間。

Sibyl曾帶父親(左下二)飛到四川綿陽尋找失聯多年的筆友曾老師(右一),與其一家吃飯留影。當時Sibyl與父親感情要好。

她很明白要近80歲的老父改變想法是有難度,但她和Dara一樣尊敬他為父親。訪問到尾聲,她含著一眶眼淚訴說Dara一個微小的心願:「兩個男人都喜歡電子產品,Dara很希望有一天能跟岳父有說有笑地逛逛深水埗。」

這段戀情已兩年多,Sibyl與父親間的矛盾也延續了兩年,她也希望透過訪問,向爸爸說句心底話:「如爸爸看到這篇報導,我只想他知道我嫁給Dara,並非想標奇立異、故意做破格的事,而只因我在Dara身上,看見爸爸你的善良慷慨。」

Sibyl甘願離開背井,到柬國為當地人做社區服務,出於一份善良;及至遇到Dara,也是擇善下嫁。Sibyl相信這便是她自小的家庭教育。

(盧珺鈺/採訪報導)

贊助《風新聞》 守護家庭價值 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
大新銀行戶口: 040-634-3280684-1 (「風聞社有限公司」/ THE PNEUMA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