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宜居】港專業夫婦甘赴澳做抄錶員換life style

移民澳洲已四年半的何太,與丈夫雙雙放棄在港的優厚人工,選擇在異地做文員、補習、翻譯、抄煤氣錶等兼職,過簡單生活。何太表示:「如果接受不了由低做起,那就不適合移民了。」

熱愛簡單慢活澳洲

許多人在移民前有美麗幻想,以為能在異地能從事在港一樣的專業,和享受更寬闊的生活空間和慢活節奏。直至到了外國,發現自身的專業無法發揮,要放下身段從事較低技術的行業,才覺得後悔。但何太在移民前已看透,考慮清楚才決定徹底換一種生活方式。

何太與丈夫在初婚時已到過澳洲生活兩年半,體驗一下自己是否適應當地生活,甚至嘗試帶父母一起到澳洲。惟「無得朝朝飲茶」的父母感到不適應,最終回港,而何生何太在取得居留權後,亦先回港打算多陪陪父母。

初婚時何生何太到澳洲體驗生活兩年。

「我們夫妻很喜歡澳洲的生活節奏,奈何父母不適應。加上澳洲稅率高達49%,還是覺得香港賺錢容易,便想著趁年輕先回港多儲點錢。」豈料這次回港,因為父親染上癌症,一待便是八、九年,直至陪父親最後一程了,夫妻倆才再萌生回澳洲生活的念頭。

稅高難儲錢 自由價更高

何太在港是IT公司管理層,丈夫則是老師,收入和社會地位也不差。到澳洲後,何太反而選擇到當地教會兼職,而丈夫則從事補習及抄煤氣錶的工作,「到澳洲慢活,就是想享受一下簡單工作、簡單生活,並且放工不用再掛慮公事的生活。」

有否因為社會地位和收入的大轉變而感不適應呢?何太直言:「曾經有,但不後悔。」她指香港都有來自國內的「移民」,在國內擁有很好的學位,但因在港認受性不同,也要從低開始過。「如果真那麼捨不得在港的物質生活和社經地位,那就應該留在香港吧。」何太豁達地說。

「現在雖然我和老公也放棄了Senior(高層)的工作,但老公現在可以好早放工,隨時喜歡便可以請假,和我一起去旅行。這些都是在香港沒想像到的生活。」何太回憶夫妻在港的「搏殺期」,兩人嚴重超時工作的日子,就更珍惜現在的生活方式。難得丈夫也放得下身段,享受現在的平衡生活。

用科技與至親保持聯繫

何太力撐香港是奮鬥機會最多的地方,稅也低,要賺錢、儲錢一定留在香港。澳洲表面上看起來慢活,一星期工作三、四天已足夠照顧生計,很多人也只是作兼職活,且200萬能買一個單位,令在港朋友好生羨慕。

「問題是買樓後有好多稅要交,不只是帳面一條數。而且無論如何有錢都請不到工人,尤其不會有人幫你煮食,必須自己做家務。」

還未計與在港母親分離的掛念之情,但何太坦言現今科技發達,已幫助拉近了距離,「現在有網絡電話完全免費,相比二十年前連打個長途電話也趕在一分鐘內掛斷,狀況完全不同。」

何生何太偶爾安排親友來澳小住。

現在何太每年都會返港一次,逗留三星期陪伴年邁母親及家人,偶爾又安排他們來澳小住,比起在港沒日沒夜地工作,可能連慢慢吃一餐飯、聊聊近況也不太能辦得到,現在這種陪伴更有質素。

(盧珺鈺/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