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家人】日劇《下輩子我再好好過》:為何沒人真正對我好?

《下輩子我再好好過》是正在播放的日劇,講述同時有五個炮友(A, B, C, D, E)的女主角桃江的故事。故事也談及她幾個有不同性喜好的同事。今次談談第八集第一個單元的內容。

有一晚,桃江跟她最喜歡的炮友A君上床後,閉上眼睛,懷著一個墮入愛河的少女心情緊靠著A君,跟他說:「我喜歡你」。一直當她炮友及已有女友的A君說:「一定會有好男人喜歡你,你這麼可愛,一定會找到好男人。」一句看似關心但卻是無情的話打進桃江內心,令她失落受傷,但很快她就對自己說:「被喜歡的人這樣說,哪怕只是在虛疑世界,我也想尋求這樣被人需要的錯覺。」

第二天,桃江在手機打開交友APP,在眾多男生中找到一個處男,正合她意,忍不著笑起來,然後就聯絡了他,把他當成第六個炮友——F 。但過了幾秒,她對自己說:「我知道,用交友APP並不能真正滿足我的需求。」劇集有不少這類有趣的對白,「外面的自己」跟「內心的自己」出現矛盾看法,好像喜歡不斷約炮,又好像討厭這種生活。桃江用假名「沙希」約了處男在酒店約會後,對方不斷發短信給桃江:「沙希小姐,很期望在見到你……我想知道你喜歡甚麼。」連身旁的女同事也看得出這男生相當喜歡桃江。但桃江感到十分煩惱,說他太年輕,而且「錯把性衝動當成好感」,同事不明白,覺得對桃江來說,在眾多炮友中增加了一個,不是很好嗎?但桃江形容,F總是散發「不太對勁的氣味」,而且「我的基因彷彿對我說,不要跟他約會。」這令同事更加不明白。

但最後,桃江跟F仍是有第二次私會。事後他們傾談,桃江才知道原來F是一個優才生,正就讀非常著名的東京大學,令桃江嚇呆了。最令桃江煩惱的,是F送了一條頸鏈給她,令她覺得進退兩難:不想他喜歡自己,又不想傷害他。後來,她更發現原來F是出身名門望族,令她更苦惱。最後,當F想邀請桃江見家長,說自己常常掛念她,說笑叫她要負責任時,桃江忍不著跟F說:「你不考慮交個女朋友嗎?你這樣聰明,一定很受歡迎。」這句看似關心卻無情的話,令F淚崩了。但諷刺的是,這話正是A曾對她說過,令她傷心,今次由她自己說出同一番話。最後她建議不要再見面。

當桃江被A一句叫她「找男友」的說話傷害後,她進入交友APP,故意找一個處男約會,為甚麼?處男初次跟她見面時,在房間已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胸膛,這種青澀的眼神,是桃江在她之前五個經驗豐富的炮友中找不到。或許,桃江認為只有在處男身上,才找到一種自己被需要、被渴望的感覺,而非每次都只是例行公事、用完即棄,或像A一樣叫自己找男友這般「不需要自己」的感覺。

但她知道,即使在交友APP上找到「需要自己」的人只是虛疑世界的錯覺,這也不要緊。她甚至故意令這種感覺變得虛疑,用假名在交友APP跟F約會,希望把真正的自己跟約會對象保持一定距離。換句話說,她希望自己被需要,但同時希望這種被需要感停留在虛疑世界。當她發現F條件很好,高富帥及聰明,甚至喜歡自己,這理應完全符合她當初「被需要」的目的,但竟然沒有令她開心,反而是害怕這種「被需要」感慢慢變成真實,趕及拉開距離,卻變成另一個A。

表面上,桃江只愛跟玩弄她的人一起;但內心裡,她清楚知道BCDE四個炮友都是不同程度的渣男(上幾集她用月經測試得出這結果),而A也常常說過份的話傷害她。表面上,她不愛跟認真愛她的F一起;但內心裡,她找F的原因正希望自己可以有一種「被需要」感。這種矛盾或許反映一些找炮友的女生的內心世界,一方面希望自己被愛惜,另一方面卻害怕被愛惜,彷彿覺得自己不配有一個完美男人對自己好;一方面不想別人玩弄自己,另一方面卻迎向炮友的呼喚,彷彿覺得不完美的自己才屬於這個世界。

戀愛世界中,有些女生常苦惱和投訴:「為何我的男友總是渣男?」然後把這慘況歸咎為「爛桃花」。但她們的情況,會否也跟桃江相似?

下一次,跟大家分享男炮友另一個情感小宇宙。